Tag Archives: Taiwan

多疑又自卑的馬英九

  熱帖:一手好牌 馬英九為什麼輸這麼慘?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專題:熱貼最有意思!看看有些啥? 專題:2016台灣大選 評論大匯總 [節錄前段] 馬英九於1950年出生於香港九龍,祖籍湖南湘潭,一歲時隨父母移居台灣。父親馬鶴凌從政四十余年,漸升為國民黨高級官員。1972年,馬英九在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后服預備軍官役,1974年考取國民黨中山獎學金赴美國攻讀法律,1976年獲得紐約大學法學碩士,1981年獲得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在留學美國期間,馬英九兼任《波士頓通訊》的主編,主要政治立場是打壓黨外運動(在1986年民進黨成立之前,台灣隻有一個國民黨,“黨外”就成為反對國民黨獨裁的代名詞)。由於家庭背景和在海外的忠貞表現,馬英九引起了蔣經國的特別注意。 1981年,馬英九回到台灣,在蔣經國身邊擔任英文秘書,1982年擔任“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1984年出任國民黨中央黨部第三副秘書長,負責政黨“外交”工作。1988年,馬英九任“行政院”研考會主委兼大陸委員會工作會報執行秘書,1991年馬英九升任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 1993年,連戰出任台灣“行政院長”,邀請他曾經的學生馬英九擔任“法務部長”。那一年,馬英九43歲,是當時最年輕的“部長”。據馬英九后來自己說,當連戰找到他去當“法務部長”時,他內心非常惶恐,緊張得不得了。他問連戰:“我這麼年輕,跟檢察部門也沒有任何人脈關系,你覺得我能夠適任嗎?”連戰告訴馬英九:“我要的就是你年輕,要的就是你沒有人脈關系,正因為你沒有包袱,所以才能放手推動司法改革。”馬英九回憶這段往事時,非常感激連戰的提攜之恩。 在連戰的支持下,馬英九因嚴辦地方黑金勢力而備受矚目,獲得了很高的社會聲望,也因此得罪了許多黨內高官,成為眾矢之的。然而在恩師連戰的庇護下,馬英九仕途並未受到影響,1996年轉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仍然主管法務。 1997年4月14日,台灣知名藝人白冰冰之女白曉燕遭綁架后又被撕票,在台灣社會引起軒然大波,反對黨趁機要求連戰辭職以示為社會治安敗壞負責。就在連戰“內閣”焦頭爛額之際,馬英九突然於5月8日在連戰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對外公開請辭,然后再將辭職呈送到連戰辦公室,直到第三天才與連戰本人見面。馬英九用公開請辭的方式為自己塑造一種不戀權位的清高形象,卻把對他有提攜之恩的連戰陷入更加痛苦難堪的境地。如果你是連戰,你最器重的學生和部屬,同時也是民意支持度最高的“部長”公開辭職,你這個“行政院長”還怎麼做下去?所以,三個月后連戰也被迫辭職了。這是馬英九第一次暴露他自私自利、刻薄寡恩的政治性格,為了能夠收獲更高的政治聲譽,他不但沒有與提攜他的恩師共渡難關,反而踩著恩師的頭顱向上爬。馬英九的夫人周美青常說:“馬英九不懂得人情世故,不懂得體貼別人,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周美青這樣說是可以理解,甚至是十分得體的,可是在外人以客觀的角度而言,馬英九的“不懂體貼”其實就是自私。 1994年台灣首次舉行台北市長選舉,參選三方分別是代表國民黨的黃大洲,代表民進黨的陳水扁和代表新黨的趙少康。當時陳水扁和趙少康之間競爭非常激烈,民調經常處在伯仲之間,而國民黨的黃大洲則穩居第三。由於新黨是由國民黨內部反對李登輝“台獨”路線的少壯派分離出來成立的政黨,所以李登輝在眼見本黨的黃大洲鐵定當選無望之際,為了不讓趙少康當選,寧可“棄黃保陳”,將原本他能控制的一部分准備投給黃大洲的選票投給了民進黨的陳水扁,幫助與他“台獨”理念相同的陳水扁當上了台北市長。 到了1998年,國民黨再次面臨需要推出候選人挑戰陳水扁連任台北市長的問題,許多人推薦已經辭職到台灣政治大學教書的馬英九,但是馬英九多次表態不會參與1998年的台北市長選舉,理由是“不知為何而戰”。然則在無數人的無數次勸進后,馬英九終究還是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理由是他明白了要“為台北市民而戰。” 就個人素質而言,趙少康優於陳水扁,而陳水扁優於馬英九。所以馬英九要想打敗曾經打敗過趙少康的陳水扁,就必須解決當初趙少康敗選的兩大困境:一、李登輝的棄保﹔二、新黨與國民黨分裂票源。 李登輝對馬英九素無好感,最初提名本黨候選人時也一直屬意章孝嚴(即蔣孝嚴),隻是到最后關頭才被迫同意提名馬英九。馬英九對李登輝也沒有任何感情可言,但為了避免重蹈趙少康的覆轍,開始極力討好李登輝。此外,馬英九是在香港出生的“外省人”,陳水扁以“台灣土狗對上香港貴賓狗”來比喻自己與馬英九的競爭,因此馬英九也急需“台獨教父”李登輝來幫他鞏固本省票。基於本黨的政治利益,李登輝在投票前四天,登上了馬英九的選舉造勢晚會。李登輝問馬英九未來要走什麼路,馬英九答稱要“走李總統民主改革的路”。 接著,李登輝用閩南話問道:“馬英九先生啊!你是哪裡人啊!你跟我說一下吧!” 馬英九則用閩南話回答:“報告‘總統’,我是台灣人啦。我是吃台灣米、喝台灣水、新台灣人啦。我是台北萬華長大的、正港的台北人啦!”於是李登輝拉起馬英九的手,與支持者一起高喊“新台灣人”! 同時,趙少康與馬英九私交極好,甚至一直試圖拉攏馬英九脫離國民黨加入新黨。為了能夠打敗民進黨的陳水扁,新黨當然願意讓選票集中在馬英九身上。所以新黨候選人王建煊在選舉中卻聲稱競選隻是為宣傳新黨的政治理念,為了泛藍的團結,呼吁自己的支持者投馬英九的票。 最終,馬英九如願贏得了台北市長的選舉,這兩次投票結果如下: 從這張圖可以看出,馬英九能夠勝選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新黨的選票全部集中到了他身上。2008年馬英九就任“總統”后,將“監察院長”的位子留給王建煊作為對他當年雪中送炭的酬庸。 1998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是一場沒有輸家的選舉。馬英九當上了台北市長,為他后來問鼎大位奠定了堅實基礎。新黨如願拖下了他們認為有“台獨”傾向的陳水扁。那麼,陳水扁是輸家嗎?從上面那張表格中可以看出,陳水扁這場選戰不但輸得不難看,甚至可稱得上雖敗猶榮。在國民黨和新黨的聯合夾擊下,陳水扁的得票率較四年前不但沒有下降,反而上升了2.91%。台北市長連任失敗后,陳水扁旋即轉戰2000年的“總統大選”並驚險獲勝,真可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2002年,馬英九輕鬆擊敗民進黨候選人李應元連任台北市長成功。2005年7月,馬英九擊敗“立法院長”王金平當選國民黨主席,同時也基本拿到了代表國民黨參選2008的門票。同年8月,高捷弊案爆發,緊接著陳水扁團隊的弊案一個接一個被引爆,后來還引發了百萬紅衫軍上街頭倒扁的政治運動。馬英九最終能夠在2008年高票當選,與他自身的能力並無太大關系,實在是當時的局勢已經塑造出陳水扁以及整個民進黨高層幾乎無人不貪的形象。如果那時候國民黨換別人出來,要想勝選也並非難事。 馬英九一生的巔峰,大約就是2008年3月22日以765.87萬張票(58.45%得票率)勝選的那一刻,之后他的光環就開始逐漸消退,社會聲望震蕩下跌,以至於現在成為萬眾鄙視的對象。 作為一個政治家,首要之事在於用人。馬英九勝選時的國民黨原本人才濟濟,可就在馬英九執政八年下來,國民黨不但人才凋敝,而且許多人才甚至投奔到敵對的陣營之中。我當初說馬英九會像崇禎一樣搞垮國民黨,也主要是從他的用人上看出問題。 馬英九第一個沒有處理好的關系是連戰。前文說到馬英九進入政壇之初曾經受到連戰的大力拔擢,可是當連戰因“白曉燕命案”身處困境時,馬英九不但沒有力挺,反倒為了自身私利而在沒有與連戰進行任何溝通的背景下對外公開辭職,陷連戰以更加難堪的境地。這是兩人第一次心結。 2004年,連戰與宋楚瑜搭檔競選,最終因“兩顆子彈”功敗垂成。事后連宋舉辦了一系列抗議活動,但是馬英九對此事態度曖昧,甚至動用台北市的警察驅離藍營支持者,這是兩人第二次心結。 連宋配輸掉2004年的大選后,開始尋找新的出路。連戰曾力邀宋楚瑜帶著親民黨與國民黨合並,但宋楚瑜拒絕了。宋楚瑜找的出路是試圖與民進黨保持某種程度的合作,結果被陳水扁欺騙而后出賣,作為分裂泛藍的工具,導致許多親民黨員紛紛回流國民黨,親民黨從一度可與國民黨和民進黨分庭抗禮的第三勢力淪落為宋楚瑜的個人工具。連戰找的出路則是率團訪問大陸,展開“破冰之旅”,成為國共內戰結束后首位訪問大陸的國民黨主席,為兩岸交流起到了劃時代的作用,而這也成為馬英九與連戰的第三次心結。馬英九一直極其嫉妒連戰在兩岸交流上的特殊地位和歷史定位,尤其當他發現自己就任“總統”依然無法動搖連戰的地位時,嫉妒之心更甚。此外,馬英九心裡還始終存在一個“諾貝爾和平獎”情結。2000年6月,韓國總統金大中與朝鮮領袖金正日在平壤舉行首次南北首腦會晤,並發表了《南北共同宣言》,並因此獲得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馬英九也一直夢想能仿效金大中拿塊諾貝爾和平獎,這也是馬英九千方百計想要與大陸領導人見面,並最終在卸任前搞出個“習馬會”的主要原因。 2005年馬英九繼連戰之后當選國民黨主席后,陳水扁團隊的貪腐弊案持續爆發。馬英九口頭上說支持倒扁運動,但卻沒有任何實質性舉動,這讓連戰對馬英九極度失望。連戰認為馬英九是個標准的政客,隻想著怎樣對自己獲取權力有利。連戰曾私下說:“馬英九根本不想讓陳水扁下台,隻想讓台灣這攤子爛到2008年,自己坐享大位。” 2010年,連戰的長子連勝文在為國民黨議員陳鴻源助選時遭到黑幫分子林正偉近距離槍擊,子彈打穿頭部,滿臉鮮血,連勝文幾乎喪命。但馬英九並未對連家以應有的慰問,且即便當面見到連戰時也從未主動提及槍擊事件背后的原因,最后台灣檢方隻是以“誤擊”偵結起訴,這些都讓連家無法接受。 2014年,連勝文准備參加台北市長選舉,可是馬英九怕連家班奪走他的權力,所以在黨內初選時極力支持丁守中挑戰連勝文。至此,連戰和馬英九之間的矛盾徹底公開化,且幾乎到了無法調和的底部。 馬英九第二個沒有處理好的關系是宋楚瑜。2000年“總統”大選時,宋楚瑜脫離國民黨以獨立身份參選,對陣國民黨的連戰、民進黨的陳水扁。最終的選舉結果是陳水扁39.3%,宋楚瑜36.84%,連戰23.1%。 此役宋楚瑜僅輸給陳水扁2.46%,其實是非常有希望贏的。當時由於支持連戰和支持宋楚瑜的票源高度重疊,所以彼此都想挖對方的牆角。選舉前夕,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發布假民調,說連戰的民調已經超過宋楚瑜,呼吁選民“棄宋保連”,導致許多原本准備投票給宋楚瑜的選民最終改投連戰。宋楚瑜一直堅信,如果沒有馬英九的假民調,他在2000年就已經是“總統”了,這是馬宋兩人的第一次心結。 陳水扁勝選后,國民黨開除了李登輝,並與原來從國民黨分離出去的親民黨和新黨組成“在野聯盟”。2002年,馬英九尋求台北市長連任時,宋楚瑜曾親臨造勢場合為其助選。演講到動情處,宋楚瑜眼眶泛紅落淚,突然跪在台上要求民眾全力支持馬英九。所謂“男兒膝下有黃金”,宋楚瑜的作為自然能夠感動相當多的支持者,可是馬英九卻相當不以為然,心想我打這場選戰本來就是輕而易舉,你現在下跪算什麼意思?好像我是靠你下跪才贏的一樣,以后還得欠你人情。但在宋楚瑜看來,自己對馬英九不計前嫌,反而如此賣力為其助選,卻遭到馬英九的冷嘲熱諷,心中感到相當憋屈窩火,這是兩人的第二次心結。 前文說到,連宋配在2004年大選失敗后,馬英九對游行反抗之事態度曖昧,甚至動用台北市的警察驅離藍營支持者,導致連戰對馬英九不滿。可對於宋楚瑜來說,那就不僅僅是不滿而已了。宋楚瑜始終認為,馬英九對於連宋這次敗選其實是樂觀其成的。因為按照連宋最初的協議,連戰2004年當選后不再尋求連任,下一任由宋楚瑜來參選2008。如果宋楚瑜在2008年當選又再連任的話,馬英九可能得到2016年才有機會參選“總統”了。再過十二年,天知道那時候會是什麼情況,還不如現在打著世代交替的旗號搶班奪權,把連宋都淘汰掉。 馬英九參選2008時,宋楚瑜曾舉全黨之力鼎力相助。可是馬英九在當選之后,不但沒有給宋楚瑜他最想要的“行政院長”之職,而且最終沒有給他任何職位,而且最終沒有給親民黨應有的酬庸,而且對重回國民黨的宋楚瑜舊部也照顧不夠,這讓宋楚瑜極其惱怒。 為了回應馬英九的忘恩負義和不尊重,宋楚瑜在馬英九競選2012年連任時也宣布參選。可是馬英九發動各方勢力(包括中國大陸)對宋楚瑜施壓,稱其參選會導致蔡英文漁翁得利,宋楚瑜被迫在2012大選時極度克制,最終得票率隻有2.8%。宋楚瑜認為自己再一次為了成全馬英九而被迫做出犧牲,可馬英九2012年連任后依然沒有給宋楚瑜任何酬庸,依然不尊重宋楚瑜。 宋楚瑜與馬英九的成長背景極其類似,同樣都是湖南人,同樣都是國民黨官二代,同樣都有留洋求學的經歷,返台后同樣都是從蔣經國的英文秘書開始做起,在國民黨官僚體制中獲得歷練拔擢。正是由於如此高度的相似性,使得馬英九一直擔心宋楚瑜會替代自己。更何況宋楚瑜自擔任台灣省長以來,就贏得了行政能力強的名聲。馬英九最受人稱贊的則是他的清廉,而非能干。不但不能干,甚至被認為是“無能”、“缺乏魄力”。宋之長處,正是馬之短板,這使得馬英九對宋楚瑜處處提防打壓,最終徹底將宋楚瑜逼到敵對面。2016年大選時,宋楚瑜為了証明自己,也為了向國民黨討回公道,以74歲的高齡再次參與大選,最終獲得了12.83%的得票率,較2012年整整高出10%。 馬英九第三個沒有處理好的關系是王金平。2005年7月,馬英九擊敗王金平當選國民黨主席,同時也等於拿到了代表國民黨參選2008年大選的門票。可是,馬英九自始至終對王金平心存忌憚,因為馬英九真心覺得自己有外省人的“原罪”,而王金平是台灣本土派的代表。在台灣的族群分布中,1945年后隨國民黨政權到台灣的外省人隻佔14%,所以馬英九始終覺得王金平是臥榻之側的猛虎,必欲除之而后快。因此,馬英九一方面在政策上試圖討好本省人,從而與王金平爭奪市場﹔一方面通過權力斗爭整王金平,甚至開除他的黨籍。然而悲催的是,馬英九討好本省人的政策並沒有人買賬,反而得罪了原本支持他的深藍。馬英九宣布開除王金平黨籍后,王金平到法院上訴要求國民黨撤銷黨籍的處分,並最終打贏了官司。就這樣,馬英九好端端把自己同黨同志逼到敵對一方,卻又被敵人打敗。不管在是民間的聲望,還是在黨內的地位都隨之一落千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history, Taiwan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1 Comment

[轉載]台灣警察必須執法 掃蕩違法是責無旁貸

>集會遊行(社會運動,勞工運動,學生運動)雖受憲法保護,但逾越「集遊法」範圍,就失去「合法性」,政府運作是「改變現實來遷就制度」,所以必須「執法」,掃蕩「違法」是責無旁貸。 但「革命」理論是「改變制度來遷就現實」,所以學生一直強調他們霸佔立法院,有其「正當性」,就必須承認,佔領立法院是「革命」行為。 當警察只是執行驅離行動而打人,你們就叫「國家暴力」、地檢署起訴你們,你們就叫「白色恐怖」。陳飛帆從立法院到凱道會場,接受警察給於高規格護駕,當黑道出現時,你們又躲道警察後面叫囂。這不是「革命」,這是小孩玩「辦家家酒」,輸了還耍賴! … >出處: 退回服貿學生找錯人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 http://city.udn.com/3011/5068706#ixzz2xx1rIlHs  

Posted in Politics, Taiwan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 二二八事件: 一個武力奪權的運動

世界之所以如此混亂就是因為有這麼多人為自己的利益、主張、意識形態而造謠。語言和文字是可以魔術般地使用的,這是為什麼政治特別黑暗。 今天是2014年02月28日,「二二八事件」67週年紀念。「二二八事件」顧名思義開始於1947年02月28日,其實官民衝突造成人民死亡發生在1947年02月27日。那時候國軍正在大陸打內戰,認為台灣沒有駐紮大軍的必要,台灣島內兵力極為空虛,只能用來守軍事重點。當暴動一起,軍隊無法分兵遏止,警察則根本沒有這個力量,於是警察局很快被暴民佔領了,台灣立刻進入無政府狀態。 從大陸調到台灣鎮暴平亂的國軍21師(總共2萬部隊)登陸基隆的時間是1947年03月09日。 2007年,YST 寫了 從五個不同的角度看「228事件」(2007/03/16), 這篇文章從國際鬥爭的角度為228這個歷史事件做一個交代,對所有各方的力量都做了說明。 台灣戰後的經濟當然很糟,但是並不會比戰爭期間更糟,因為至少沒有繼續受到戰火的摧毀,所以經濟差並不是「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最主要的原因。「二二八事件」最主要的原因是台灣有三十萬日本人滯留台灣不肯回日本,這才是禍根。 要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本土所受到的轟炸損害超過台灣,所以很多在台灣的日本人回到日本是完全沒有生計的。從中國的利益來講,日本人打輸了戰爭沒有生計是日本人的事情,日本自己要想辦法。中國既然以戰勝國收回了台灣這塊失土就應該把原來的統治者統統趕回日本,以絕後患。但是陳儀的心太軟,居然答應這些回國沒有生計的三十幾萬日本人可以留在台灣。這是陳儀所犯的最大的錯誤。這三十幾萬日本人變成此後台灣動盪的禍根。 五個不同的角度其實代表的是五個不同的鬥爭力量,它們是:中華民國、日本、美國、台灣本地人和中國共產黨。在這五個力量中,中華民國具有壓倒性的優勢;日本是戰敗國,主要的力量是滯留台灣的三十萬日人;美國在台灣只有一個領事館,美國的力量屬於政治影響的性質,美國的武裝力量遠在菲律賓,無濟於事;台灣人是島上的主要居民,人數眾多,單是站出來到處砍殺和搜尋外省人的暴民就有數十萬人;代表中共的謝雪紅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她領導的所謂「二七部隊」號稱兩千人其實只有兩百人,連台灣武裝暴民零頭的零頭都沒有。 「二二八事件」是一個武力奪權的事件,有四股力量企圖把中華民國從台灣趕走,但是都沒有成功,也不可能成功。1947年2月的中華民國至少擁有六百萬軍隊,比台灣的總人口都多,蔣介石動個小指頭就可以殺光台灣人,但是他不會這麼做,因為蔣介石把台灣人當同胞。 「二二八事件」主要是台灣人在滯台日人的鼓動下造反向中華民國政府進行武力奪權的一個運動,進而演變成台灣暴民屠殺外省人的一個極度悲慘與殘酷的殺戮運動,這種挨家挨戶到處搜尋和屠殺外省人的恐怖時間長達十天,最後導致中華民國政府調動大陸的國軍回台進行武力鎮壓。 暴民屠殺在國軍登陸台灣的前一天達到最高潮,屠殺的對象絕大部分是外省人,但也開始包括小部分本省人。加緊捕殺外省人是因為這是最後的機會,台灣人自己互相殺戮則是為了要滅口,避免日後政府審訊時被清算或出賣。 「二二八事件」的主角是中華民國政府和台灣暴民,其他的力量都微不足道。 轉貼YST: 由謝雪紅回顧「二二八事件」 – 2011/02/28 17:00 「228事件」在統獨爭議中是非常重要的事件,可以說是台灣人尋求獨立的重要依據 李登輝是靠籠絡本土台灣人(特別是本土黑道)而成功奪權的,形成國民黨內以福佬族群為主的的「本土派」,也稱為「主流派」;李煥之流的原國民黨大老就被打入「非主流派」。李登輝靠本土黑道與金主建立個人的權力圈子和選舉票倉,國民黨的「黑金政治」是從李登輝開始的,當時流行一句話:「做黑道有什麼不好?做黑道可以和總統照相。」 「二二八事件」的暴民主要是三種人構成:黑道分子、失業群眾和從日軍退伍找不到工作的台籍軍人,他們都是社會底層的爛仔,哪裏會是什麼台獨人士口口聲聲強調的“台灣人的精英”。讀者要知道,單是第三類的台籍日軍就多達20萬人,他們在這個事件所展現的屠殺和破壞力非同小可。 為了鞏固「本土政權」李登輝用總統的權力親自導演為「二二八事件」“平反”,不但充滿了各種謊言,還用國家公帑支付龐大的賠償金,最糟糕的是建了一個不公不義的「二二八紀念館」並且立碑永遠抹黑在台灣的外省人。 其實李登輝的平反是假的,真正的目的是鞏固「本土政權」,核心目的是鞏固李登輝自己的權力,整個「二二八事件」的平反過程是一個笑話。 做為宋楚瑜的支持者,YST 最不能原諒宋楚瑜的就是他把國民黨的黨權和龐大的黨產交給李登輝。基本上,蔣經國為台灣打下的基業和累積的財富都被李登輝揮霍一空,其中部份進入他的私囊。 做為馬英九的反對者,YST 最不能原諒馬英九的就是他為了選票公開支持不公不義的「二二八紀念館」並且一有機會就抓幾個外省人打給本省人看,譬如郭冠英。這種「打外省人給本省人看」的心態特別令我痛恨,這是政客為了選票最低級和最惡劣的表演。 「二二八事件」是一個武力奪權的運動 甲. 「二二八事件」不同的詮釋 一個政治運動如果成功了,那麼運動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勝利者說了算; 一個政治運動如果失敗了,那麼運動目的的解釋就很多了,每個政客都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做解釋。 「二二八事件」豈能例外? 1.主張台獨的說:「二二八事件」是外來的國民黨軍隊殺我們台灣人; 2.中共官方說:「二二八事件」是台灣人民不滿國民黨的腐敗統治所做的抗爭,是官逼民反; 3.主張統一的 zgr說:「228 是爭取中國統一的起義」。 大家各說各話。 1與3的說法最簡單,但是也最背離事實。說這種話的人是用簡單的語言作人人聽得懂的政治文宣,對象是頭腦簡單的草民,他們是大多數。這是民進黨和共產黨最慣用的手法,因為他們都是搞群眾運動起家的。 2的說法是倒果為因,故意抹殺當時的大環境,手法相當高明。其實政治遠比口號複雜,當時的情況「民反」是實,但不是「官逼」,這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的,老共的厲害就在這裏。共產黨這麼說,因為他們打擊的對象是國民黨;馬英九也這麼說就非常可惡了,他是為了選票討好本土台灣人。 如果你一直在警民衝突和軍民衝突之中鑽研,你永遠搞不清楚「二二八事件」的性質和動機。 如果我們把觀察的角度拉高到國際層次,那麼一切就非常清楚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history, Japan, Taiwan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Repost] 台湾问题

楼主:鄙视抢沙发的 其实于我的本意本来是想直接告诉大家台湾迟早会回归的,然后绕过这个问题的。这个问题太敏感,说多了上面不高兴,台湾“人民”不开心,板油们也会扔砖。不过已经讲到这份上了,不讲讲也说不过去,就大概说一下好了。 我曾经说过如果算起来,西Z有可能算是最后纳入中国的土地。其实台湾纳入中国的时间也很靠后。让我们先大略了解一下台湾开发的历史。 台湾本来的原住民就是我们所说的高山族,也就是国际上所说的“南岛民族”。简单说就是居住在南太平洋那些小岛上的原始民族,从人种的角度来说不属于东亚民族。 尽管台湾距离大陆的距离并不算遥远,但由于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陆权国家,对海外的土地一直不感兴趣,因此除了少数民间移民外,一直到明朝末年都没有大规模移民台湾。史书最早关于台湾的记载是孙权派了一万士兵上去探路,结果发现没什么油水,抓了几千原住民回去交差了事(据说因为投入与产出严重不符,领兵的将军还受到了严厉的处分)。 真正台湾受到重视是到了明朝末年,我们知道明朝初年,郑和曾七下西洋,现在关于永乐皇帝为什么要派郑和出海争论很多。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时的政治家们并没有因此而发现海权的重要性,郑和事件只是作为一个意外事件被历史湮没了,官方重又下达了禁海令。 但沿海的居民已经尝到了海外贸易的好处,所以并不愿意回去种地或只在海边打打渔。于是走私与反走私成了明朝中后期的一大项重要活动。由于当时的贸易对象主要是日本,所以出于维护共同的利益,这些明朝的“赖昌星”很自然的和日本人结合在了一起,携手武装反对阻档他们财路的大明政权。这也就是正史所说的“倭寇”,可以让爱国青年们聊以自慰是,在明代“倭寇”的头基本都是中国人,日本人大都是做马仔的。 这场战争最终以明朝政府的胜利而告终,但这并不意味着海上走私活动有所减少,只是由于丰臣秀吉在朝鲜被明朝打怕了,而对日本人下达了禁令。既然日本人已经基本不参与这种武装走私行为了,也就不好再把“倭寇”的帽子扣在这些强悍的水手身上了。 至于明朝与“倭寇”们的战斗究竟应该如何定性,现在史学界有不同的声音,不过这并不在我们今天的讨论范围。我们所要注意的是正是这场走私与反走私的战争凸显了台湾的战略地位,开启了大陆对台湾的第一波开发热潮。 在日本人还在参与走私行为的时候,日本南部的沿海地区是不错的基地。但在日本人退出以后,中国方面的“海商”们需要另外再找寻一个根据地了。(最后一次有史记载的“倭寇”事件时间是1624年) 1606年做为新一代的“海商”代言人——郑芝龙出生了,我们无从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从事“走私”这份有前途的职业的,我们只知道他最初的老大也是把基地设在日本的。不过在他18岁那年,也就是1624年,出于我前面所说过的原因,他将根据地搬到了台湾。那时候他已经自己做了老大了。由于郑芝龙入行的时候“倭寇”这个名词已经不流行了,因此他很幸运的没有被贴上“倭寇”标签,而是被称做“海商”或“海盗”。不要小瞧了这种分别,前者事关民族大节,后者说不定会被当作反抗阶级压迫的英雄(虽然从实际行为上两者并没有区别) 不过年轻时候的日本之旅也并非没有在郑芝龙同志身上留下一点纪念。最起码他娶了一个日本妻子,这个妻子为他生下了一个足以影响世界历史的重要人物——郑成功。母亲的国籍并不能影响郑成功做为华夏民族英雄的的形象。在父系社会母亲的血统并不重要,事实上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日籍的妻子并不会去试图影响丈夫和孩子的价值观(在抗日战争时,有很多嫁给中国人的日籍妻子都将自己视为中国人) 在郑芝龙到达台湾的同一年,荷兰人也到达了台湾。其实作为当时的海上强国,荷兰人已经1601年就试图打开中国的大门,并象葡萄牙人那样在中国沿海获得一块根据地了。他们开始选中的目标是离大陆更近的澎湖列岛,不过大明水师在与“倭寇”的战斗中已经成长了起来,荷兰人的几次试探都已失败而告终。 不过大明水师也仅满足于将荷兰人赶离澎湖,双方最终达成合解(1624年)。荷兰人不再侵扰澎湖,而大明朝廷也放任其将基地设在台湾。对于明朝来说,那块地方还太遥远了,何况当时陆地上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郑芝龙当时还只是海盗,所以对于荷兰人并无对抗的实力。所以便带着所有家当回到了大陆继续做他的老本行。不过在大陆做这种犯法的营生毕竟不比在海外,总是要担心被官兵操底。当然办法也不是没有,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也来做官兵。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自从《水浒》诞生后,它就一直被山大王们做为教育用书而收藏着。山上的大王可以学,那海上的大王当然也可以用。所谓小尼姑的头,“和尚摸得,阿Q也摸得”。 好在官府最近被北边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也正好想“以盗制盗”,双方一拍即合,郑同志就摇身一变成了明朝的总兵官(1628)。穿上了官衣总得做出点成绩吧。于是昔日的兄弟们纷纷成了郑芝龙的手下败将,识相的也共同做了官军。 官府收郑芝龙除了对付海盗,更主要的还要防荷兰人。这也正合郑芝龙的意,有了官府做后盾腰杆子自然硬了不少,1633年郑芝龙于福建沿海金门海战击溃荷军舰队。不过商人就是商人,如何利益最大化才是他们最关心的。最终郑同志和荷兰人达成合解,共同开发台湾,也共同垄断对日贸易。 海盗出身的郑芝龙其实并不信任政府,如何在海外经营一块自己的根据地才是他最关心的。于是大陆第一次大规模的向台湾移民开始了,在最初的几年便达到了数万之众。而当时荷兰人在台湾只有几千人。 随后的历史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了,基本的脉络是郑成功退守台湾,赶走了荷兰人,开始了第二拔的大规模移民。1683年施琅收伏台湾,又开始陆陆续续向台湾移民,到1811年移民人数总计180余万。到了1853年太平天国进入长江中下游地区,由于战乱,大陆地区又掀起了一波移动高潮。及至1905年台湾被割让给日本,台湾转而开始接收日本移民。1945年国军接收台湾将日本势力清除出去,并随后开始了最后一波的移民高潮。 从这段历史大家可以看出,大陆对台湾的大规模移民起至17世纪30年代,止于1949年,期间大约310年左右。从这个角度可以说目前台湾人都是“外省人”,只不过是时间先后问题。但这么长的时间足以造成对大陆地区的心理认同的深浅度,这一点稍后讲到。 从图上可以看出,台湾的整个地形是一片叶子形,但由于中间大部分地区为山地地形,所以适合耕种的土地集中在西海岸,北细南宽,整体呈香蕉形。东海岸也有很窄的一条平原地带,但面积过小,不适合大规模居住。 因此,无论是荷兰人,还是郑氏家族最初的开发地点都集中在南部。也就是集中在现在的台南一带,最北到嘉义。这一带的地理名称叫“嘉南平原”。如果说台湾归清以前的移民开发了台南地区,那么清朝继续向北拓荒,开始了台中地区的开发,这一时期的移动多其中于台中地区。 清中期台湾继续向北开发,政治中心也逐渐向台北地区转移。1875年沈葆桢建台北府,统管台湾行政。可惜尚未得到充分开发,20年后台湾即被割让给了日本。日本仍以台北为行政中心,日本移民也多集中于此。到了1945年国军接收台湾后,新一波的大陆移民应该说遍布台湾,但在台北最为集中(一为行政中心,二有日本撤出后的空间)。 另外在这一时期,台东那一条狭窄的平原地区因为新移民的到来,而充实了人口。不过人受地理条件所限,人口数量不是很多。 因此从开发的顺序我们大致可以看出,最早的移民开发地点主要集中在台南地区(嘉南平原);而清早期的移民则在台中地区较多。及到清晚期及1945年以后的移民在台北地区和台东地区比重较大。 这样就造成一个现象,越往南地区对于中国(或说大陆)的认同度越低。移民时间越短,相对来说对大陆地区的记忆越清晰。 目前的台湾由于民进党当政时期强化了新老移民的区别,因此使得党派之争很大程度上成了划分与大陆关系远近的标尺。 附:2004年与2008年台湾地区地方领导人选举图 从这两张图上可以看出,相对与大陆亲缘关系更近的台北、台东地区为泛蓝的根据地;而嘉义以南的台南地区为泛绿根据地。而介于中间的台中地区则成了双方争夺的摇摆地区,偏向哪一方,哪一方就胜出。 这种地缘格局的形成从深层次理解是与移民开发的时间相对应的。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原因则是经济上的。 台湾南部之所以成为最早被开发的地区,是因为平原较大,适合农业生产。这也造成早期的移民中农业人口比例相对较高。 而后期的政治中心转移到台北,1945年以后从大陆入台的人员约有120万,这样多的移发势必会挤占原有移民的生存空间。加上1945年以后台湾的政治与工商业主要掌握在新移民手上。原有的移民与新移民爆发矛盾也就在所难免。 总得来说移民开垦的重点是由南自北的,这也很好理解,在人口较少的时候,人们总是选择最容易的地方开发。在这里只是说一个大趋势,或说大规模人口迁移的方向。并不是说在郑芝龙开发之前就没有移民了,也不是说在初期开发台南的时候就没有人去台北了。 最初的移民还是延续中国传统的农业迁徙方式,即寻找最适合耕种的土地。但到了清朝末年,随着东方古典时代的即将结束。影响人口流动的因素也发生了变化。 这一时期由于西方的贸易扩张,港口变得比农田更加能够创造工作机会了。在南部,台南原有与大陆沟通的港口已经由于淤塞不堪大用。好在再往南一点分割“嘉南平原”与“屏东平原”的阿里山脉延伸至海洋,造就了一个天然良港——高雄港(良港后必有山,否则海岸线太过平滑,无法停泊大吨位船泊)。因此台南地区得以获得新的发展机遇。 在台湾北部,由于可耕种土地没有南部多,因此人口密度也没有南部高。但随着海运时代的到来,位于台湾岛顶端的基隆港被开发了出来(1886年)。而其身后的台北平原则在稍早的时间建立了台湾新的行政中心——台北市(1874当时称台北府)。也许当时清政府选择将行政中心建在盆地当中而未建在再靠西一点的平原上是出于多种原因(比如安全,土地的所有权)。但基隆港与台北的确形成的类似北京——天津的关系(即行政中心加港口)的确使得后期的移民向台北地区集中。这种政商合一的优势在目前仍在继续,台南的人口仍在不断的向台北地区集中。 上一张台湾的地形图。台湾中间为的山脉全称为“中央山脉”,从东到西又可细分为阿里山脉——玉山山脉——中央山脉。在西海岸又单独生成了一条“台东山脉”。平原地区主要分部在沿海地区,由于中央山脉是偏西生成的,所以平原主要集中在西部,特别是西南部。台中和台北地区都是以盆地为中心,盆地内外有小块平原。这也就很好的解释了早期的移民为什么先开发了南部的平原,人总是从容易的事情做起的。 台湾岛内的地缘情况大致就是这样,目前大台北地区约有800多万人,台南地区约有600万人,整个台湾地区约2200万人。人口向北集中化的趋势明显。如果从两岸统一的角度来看是件好事。因为移民时间的长短只是区分与大陆心理距离的一个指标,另一个更有现实意义的指标是与大陆经济的关联度。 我们知道同样是从与大陆长期处于分割姿态的香港就没有独立倾向,你并不能就此认为广东人比福建人更爱中国(香港大部分是从广东移民,台湾则从福建较多)。这是由于香港与大陆的地理距离太近,开发也较晚,使得大部分的香港人目前在内地仍有三代以内的亲属(1946年香港仅60万人口,1949年激增至186万。1959年超过300万,目前约700万);另一方面香港的面积较小,在很多方面必须依靠大陆的供给,无法象台湾那样可以形成自给自足的系统。这种地缘上的区别,造成了你会经常听到台独,而很少有人说港独。 既然台湾目前可以独立生存,在地缘上又可以不受大陆影响,那么是不是说台湾就一定会独立呢?结果当然不是这样的,一个地区能否独立并不只取决于自身的原因,还要看你与周边邻居的关系。让我们把视线再抬高点,从整个东亚(包括东南亚)的角度来审视一下台湾的地缘位置。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Economics, Politics, Taiwan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台灣人不必悲傷

台灣回歸天命 >如果台灣還能撐到2020年,台灣將成為勞力輸出的國家,大批台弟和台妹赴大陸打工謀生將成為常態。 雖然台灣的景氣評估已經連續九個藍燈而且預計還會增加,台灣人不必悲傷。 有道是: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 台灣的未來冥冥之中早有定數。 台灣本來就是個邊緣之地,天命如此。 想想看,曾經為台灣拼出一片天地,那些傑出的、從中原大地來的第一代外省人已經鞠躬盡瘁和凋零殆盡,台灣的運氣也差不多走到頭了。 台灣的風水不過爾爾,阿里山與日月潭能跟黃山與西湖相提並論嗎? 台灣人即使積再多陰德、讀再多數書,遲早還是要回歸天命的。 問問台灣有點文化、來自大陸大城市的老人(譬如北平的李敖,不是大陳島的龍應台):63年前,有誰把台灣這個地方看在眼裏? 台灣之所以在大陸面前曾經發光發熱,那是因為蔣介石帶了大量非常優秀的大陸人到台灣建設這個小島。這麼多優秀的大陸中原人才聚集在這麼小的一個貧瘠的島、努力從事各種建設本身就是一個奇蹟,這在台灣歷史毫無疑問是空前,幾乎確定也是絕後,一萬年也不可能再發生了。 想想看,這台灣走的是什麼運? 說點本家的故事。當年YST全家由北平遷到台灣可不是像台獨份子宣傳的“外省人逃難來台討生活”,家父是打敗日本鬼子後以勝利者的姿態坐飛機來台灣接收中國固有領土的。當時家父的同事都認為家父真倒楣,好好的北平不能待,跑到化外之地去受苦,好可憐喔,於是紛紛前來送禮安慰這個倒霉鬼。不要笑、也不要懷疑,此事千真萬確,北平人看上台灣才是活見鬼。沒想到那些留在北平的後來和他們的兒女全都成了「黑五類」,下場淒慘。 看到沒有?這就是命,不論好歹,誰都得認。 1950年代的台灣有一代大儒胡適之、世紀大將軍孫立人和國家棟樑之才孫運璿。 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有什麼經世濟國、智勇雙全的棟樑人物? 今天面對大陸從台灣頭上飛躍而過,台灣人無需難過,這就是台灣的命。 天命不可違。 台灣人要知足,24年借來的好日子已經夠本了。 台灣人更要感恩,趕快拆掉那個不公不義的「228紀念館」為自己積點陰德。 想想看,在歷史的長河中台灣本來就是個邊緣之地,台灣已經走完了兩蔣帶來的好運,除了回歸天命,還能怎樣呢? Quoted from:台灣回歸天命 – YST2000 的網誌 –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YST2000/6832369#ixzz2DeDSSR8p

Posted in China, Politics | Tagged , , , , | 1 Comment

Size of Market

It strikes me that, at least in the beginning, the size of market capitalization in one country does not relate to its GDP, except for the top three countries. Here is a chart which you may be surprised to lear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conomics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