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hina

[Repost] [Op Ed] Martin Jacques: The myopic western view of China’s economic rise {FT.com}

The myopic western view of China’s economic rise By Martin Jacques on FT.com Martin Jacques is Senior Fellow at the Department of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Cambridge University, Visiting Professor at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and world renowned Ted talk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Economics, history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 閑話香港no Zuo no die – 天下縱橫談

 閑話香港no Zuo no die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  1 前段時間出了兩件事情:第一件是法國的巴黎銀行因為違規,被罰了100億美元,第二件事情是阿根廷十幾年前的一次賴賬被判不合法,結果現在有錢也還不了被迫違約,十幾年來攢下的信用付之東流。好玩的是在於,做這兩次判決的都是美國,罰法國100億一度弄得美法關系極度緊張。 為什麼法國人和阿根廷人犯錯要由美國人來判呢?因為美國是金融中心。阿根廷人是在美國借的錢,而巴黎銀行如果不認罰,以後就別想在美國做生意了。開金融中心就是爽啊。 2 如果你是中國的老大,看到美國這麼爽,你要是不想搞個金融中心,那就不必當老大,可以直接拉出去斃了。十年之內,中國能成世界第一大經濟體,(而)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有權得到一個配得上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地位的金融中心。對中國來講,(因為)不能給香港派黨委書記,那這個金融中心寧可建到烏魯木齊也不會建在香港:烏魯木齊好歹是中亞第一大城市,真的。 3 在舊中國,起到連接中國和世界橋梁的城市是上海,當年上海與紐約倫敦巴黎齊名,香港不過是個小地方,後來共黨作死,人類就在香港山寨了一個上海。現在共黨扔掉共產主義信仰殺了回來,山寨版的上海自然競爭不過正版的上海。知道上海的房子為什麼貴麼?因為市場清楚,20年後,上海就是紐約,紐約房子什麼價,上海就得什麼價。在上海的朋友,趁現在房子便宜,趕緊買沒錯的。 4 有一個笑話是這麼說的: 廚師親切地問道:“你想被怎樣吃掉?不要怕,百花齊放,暢所欲言嘛。” 豬:“其實吧……我並不想被吃掉。” 廚師:“你看,說跑題了吧?” 豬:…… 對香港而言,現在就像這頭豬,不是選擇死不死的問題,是選擇怎麼死的問題。當然,說死過分了一點,現在香港需要政府、資本和市民密切配合,系統的設計一個方案,應對必將到來的衰退。 香港問題的核心在於,市民從心理上不接受這個過程。在一個衰退的經濟體,將這種不可抗的外部原因歸因於不民主,乃至訴諸民粹是非常常見的事情:埃及和突尼斯如是,吉爾吉斯斯坦如是,最近的烏克蘭亦如是。一般而言,這種事情花些時間折騰幾次,大家腦子就清楚,就知道該幹嘛幹嘛了。 對香港而言,麻煩之處在於時間不等它。內地搞金融中心,十年生育,十年教訓,也就是二十年之內的事情。香港真的沒有時間浪費在傲嬌上。但是,看著二十年之前的窮親戚現在在香港什麼東西貴就買什麼,從感情上講,香港人又怎能不傲嬌呢? 5 香港如果丟掉金融中心的位置,會怎樣? 決定一個城市地位的,是這個城市的輸入與輸出。你能為這個世界做得多,這個世界也能給你更多的回報,如果你不能輸出,也就沒了輸入。 金融,制造,研發,包括旅游,這些都是有輸出的,但房地產和服務業不是。靠房地產和服務業是撐不起經濟的,你可以去看中國,但凡房價貴的地方,總有一些別的產業作支撐,香港一旦丟掉金融中心的位置,房價一定會大幅下跌,資產縮水,日子會非常難過。 6 三代目說“我們沒有欽定的意思,但我們的決定權也是很重要的”最大限度的概括了中央對港政策的核心。香港人不管怎麼折騰,大陸對香港的定位才是致命的。 首先,世界級金融中心香港已經毫無指望了,但香港仍然可以選擇成為華南地區的金融中心,這樣死得相對好看,但是,照香港這麼折騰,這個區域金融中心大陸恐怕都會放在廣州或者深圳。如果連區域金融中心都做不了,香港那就死得非常慘了。香港地太貴了,當年土豪劉鑾雄包著名外圍李嘉欣的時候,大概就給了一個不到90平米的房子,這種地方搞製造業是沒可能的。香港的研發也遠沒有新加坡那樣有指向性,更多的是粉飾太平的存在。至於旅游?大陸人去香港旅游,看的就是資本主義下的發達國家的生活水平,香港一旦沒錢,想看風光的會去東南亞,想看資本主義的會去台灣。台灣的國語雖然怪一點,但是起碼比粵語好懂多了。 如果你們不知道轉型失敗經濟衰退是什麼樣子的,我建議你們看看三十年前全國最富的東北。東北就是轉型失敗的樣子。說不定在等幾年台灣也可以看到。 7 對香港而言,民主選舉是極為重要的,只有通過真民主選舉,才能真正選出一個有市民支持的強勢政府,才能推動改革。一個弱勢政府,守成啥都不做,是不能帶領香港適應這個衰退過程的。 但是,共黨又非常不希望在公開場合議論民主自由這種事情,這會動搖共黨的統治,為了共黨的長治久安,犧牲一個香港沒啥捨不得。 所以,香港能做的是,是把這個民主放在一個非政治化的語境之下。簡言之,香港要的應該是一個不打民主大旗不刺激中央但又真正能得到市民支持的政府。日本人有句話說得好,打槍的不要,悄悄的進村。但是,香港有一批人不但打起了這個旗子,還試圖通過打這個旗子來指點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我不得不說,這些人想得太多了一點。 把香港的改革問題,置於“民主-獨裁”這樣的語境之下,不留任何轉圜余地,這是最典型的作死。很多事情,中央是可做可不做的,香港的泛民主派把這個可做可不做變成了不得不做。 你說這幫人是賣港求榮還是賣港求榮還是賣港求榮呢?要知道,這幫不愁吃喝的人,鬧了可以青史留名,不鬧可就啥都沒有啊。 8 客觀的說,保証香港繁榮是中央的一個很重要的政治承諾,搞死香港,對中國的形象沒啥好處,這是中央對港政策最忌憚的地方。陸遙遙說佔中會導致雙輸,從這個角度說,確實香港輸了,中央也沒有贏。但是從長期講,香港這一鬧,對中央來說,很多原來下不了的決心現在就好下了。而對於中國來說,把金融這樣的產業放在能向中央交稅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大事,隻有這樣才能用轉移支付幫助中國需要幫助的窮人,而幫中國的窮人致富,是未來三五十年中國最重要的事情。至於負面?中國現在的形象很好麼?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債多了不愁,多這一筆爛賬又如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Economics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台灣警察必須執法 掃蕩違法是責無旁貸

>集會遊行(社會運動,勞工運動,學生運動)雖受憲法保護,但逾越「集遊法」範圍,就失去「合法性」,政府運作是「改變現實來遷就制度」,所以必須「執法」,掃蕩「違法」是責無旁貸。 但「革命」理論是「改變制度來遷就現實」,所以學生一直強調他們霸佔立法院,有其「正當性」,就必須承認,佔領立法院是「革命」行為。 當警察只是執行驅離行動而打人,你們就叫「國家暴力」、地檢署起訴你們,你們就叫「白色恐怖」。陳飛帆從立法院到凱道會場,接受警察給於高規格護駕,當黑道出現時,你們又躲道警察後面叫囂。這不是「革命」,這是小孩玩「辦家家酒」,輸了還耍賴! … >出處: 退回服貿學生找錯人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 http://city.udn.com/3011/5068706#ixzz2xx1rIlHs  

Posted in Politics, Taiwan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 二二八事件: 一個武力奪權的運動

世界之所以如此混亂就是因為有這麼多人為自己的利益、主張、意識形態而造謠。語言和文字是可以魔術般地使用的,這是為什麼政治特別黑暗。 今天是2014年02月28日,「二二八事件」67週年紀念。「二二八事件」顧名思義開始於1947年02月28日,其實官民衝突造成人民死亡發生在1947年02月27日。那時候國軍正在大陸打內戰,認為台灣沒有駐紮大軍的必要,台灣島內兵力極為空虛,只能用來守軍事重點。當暴動一起,軍隊無法分兵遏止,警察則根本沒有這個力量,於是警察局很快被暴民佔領了,台灣立刻進入無政府狀態。 從大陸調到台灣鎮暴平亂的國軍21師(總共2萬部隊)登陸基隆的時間是1947年03月09日。 2007年,YST 寫了 從五個不同的角度看「228事件」(2007/03/16), 這篇文章從國際鬥爭的角度為228這個歷史事件做一個交代,對所有各方的力量都做了說明。 台灣戰後的經濟當然很糟,但是並不會比戰爭期間更糟,因為至少沒有繼續受到戰火的摧毀,所以經濟差並不是「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最主要的原因。「二二八事件」最主要的原因是台灣有三十萬日本人滯留台灣不肯回日本,這才是禍根。 要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本土所受到的轟炸損害超過台灣,所以很多在台灣的日本人回到日本是完全沒有生計的。從中國的利益來講,日本人打輸了戰爭沒有生計是日本人的事情,日本自己要想辦法。中國既然以戰勝國收回了台灣這塊失土就應該把原來的統治者統統趕回日本,以絕後患。但是陳儀的心太軟,居然答應這些回國沒有生計的三十幾萬日本人可以留在台灣。這是陳儀所犯的最大的錯誤。這三十幾萬日本人變成此後台灣動盪的禍根。 五個不同的角度其實代表的是五個不同的鬥爭力量,它們是:中華民國、日本、美國、台灣本地人和中國共產黨。在這五個力量中,中華民國具有壓倒性的優勢;日本是戰敗國,主要的力量是滯留台灣的三十萬日人;美國在台灣只有一個領事館,美國的力量屬於政治影響的性質,美國的武裝力量遠在菲律賓,無濟於事;台灣人是島上的主要居民,人數眾多,單是站出來到處砍殺和搜尋外省人的暴民就有數十萬人;代表中共的謝雪紅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她領導的所謂「二七部隊」號稱兩千人其實只有兩百人,連台灣武裝暴民零頭的零頭都沒有。 「二二八事件」是一個武力奪權的事件,有四股力量企圖把中華民國從台灣趕走,但是都沒有成功,也不可能成功。1947年2月的中華民國至少擁有六百萬軍隊,比台灣的總人口都多,蔣介石動個小指頭就可以殺光台灣人,但是他不會這麼做,因為蔣介石把台灣人當同胞。 「二二八事件」主要是台灣人在滯台日人的鼓動下造反向中華民國政府進行武力奪權的一個運動,進而演變成台灣暴民屠殺外省人的一個極度悲慘與殘酷的殺戮運動,這種挨家挨戶到處搜尋和屠殺外省人的恐怖時間長達十天,最後導致中華民國政府調動大陸的國軍回台進行武力鎮壓。 暴民屠殺在國軍登陸台灣的前一天達到最高潮,屠殺的對象絕大部分是外省人,但也開始包括小部分本省人。加緊捕殺外省人是因為這是最後的機會,台灣人自己互相殺戮則是為了要滅口,避免日後政府審訊時被清算或出賣。 「二二八事件」的主角是中華民國政府和台灣暴民,其他的力量都微不足道。 轉貼YST: 由謝雪紅回顧「二二八事件」 – 2011/02/28 17:00 「228事件」在統獨爭議中是非常重要的事件,可以說是台灣人尋求獨立的重要依據 李登輝是靠籠絡本土台灣人(特別是本土黑道)而成功奪權的,形成國民黨內以福佬族群為主的的「本土派」,也稱為「主流派」;李煥之流的原國民黨大老就被打入「非主流派」。李登輝靠本土黑道與金主建立個人的權力圈子和選舉票倉,國民黨的「黑金政治」是從李登輝開始的,當時流行一句話:「做黑道有什麼不好?做黑道可以和總統照相。」 「二二八事件」的暴民主要是三種人構成:黑道分子、失業群眾和從日軍退伍找不到工作的台籍軍人,他們都是社會底層的爛仔,哪裏會是什麼台獨人士口口聲聲強調的“台灣人的精英”。讀者要知道,單是第三類的台籍日軍就多達20萬人,他們在這個事件所展現的屠殺和破壞力非同小可。 為了鞏固「本土政權」李登輝用總統的權力親自導演為「二二八事件」“平反”,不但充滿了各種謊言,還用國家公帑支付龐大的賠償金,最糟糕的是建了一個不公不義的「二二八紀念館」並且立碑永遠抹黑在台灣的外省人。 其實李登輝的平反是假的,真正的目的是鞏固「本土政權」,核心目的是鞏固李登輝自己的權力,整個「二二八事件」的平反過程是一個笑話。 做為宋楚瑜的支持者,YST 最不能原諒宋楚瑜的就是他把國民黨的黨權和龐大的黨產交給李登輝。基本上,蔣經國為台灣打下的基業和累積的財富都被李登輝揮霍一空,其中部份進入他的私囊。 做為馬英九的反對者,YST 最不能原諒馬英九的就是他為了選票公開支持不公不義的「二二八紀念館」並且一有機會就抓幾個外省人打給本省人看,譬如郭冠英。這種「打外省人給本省人看」的心態特別令我痛恨,這是政客為了選票最低級和最惡劣的表演。 「二二八事件」是一個武力奪權的運動 甲. 「二二八事件」不同的詮釋 一個政治運動如果成功了,那麼運動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勝利者說了算; 一個政治運動如果失敗了,那麼運動目的的解釋就很多了,每個政客都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做解釋。 「二二八事件」豈能例外? 1.主張台獨的說:「二二八事件」是外來的國民黨軍隊殺我們台灣人; 2.中共官方說:「二二八事件」是台灣人民不滿國民黨的腐敗統治所做的抗爭,是官逼民反; 3.主張統一的 zgr說:「228 是爭取中國統一的起義」。 大家各說各話。 1與3的說法最簡單,但是也最背離事實。說這種話的人是用簡單的語言作人人聽得懂的政治文宣,對象是頭腦簡單的草民,他們是大多數。這是民進黨和共產黨最慣用的手法,因為他們都是搞群眾運動起家的。 2的說法是倒果為因,故意抹殺當時的大環境,手法相當高明。其實政治遠比口號複雜,當時的情況「民反」是實,但不是「官逼」,這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的,老共的厲害就在這裏。共產黨這麼說,因為他們打擊的對象是國民黨;馬英九也這麼說就非常可惡了,他是為了選票討好本土台灣人。 如果你一直在警民衝突和軍民衝突之中鑽研,你永遠搞不清楚「二二八事件」的性質和動機。 如果我們把觀察的角度拉高到國際層次,那麼一切就非常清楚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history, Japan, Taiwan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節選): 朝鮮半島的歷史及韓國的漸進蠶食

朝鮮半島的歷史, 最早記載於漢朝的史記 朝鮮半島第一個政權是中原沒落貴族跑到半島建立的箕子朝鮮, 第二政權是燕國人盧綰,與漢朝開國君主劉邦為同年同日出生的老同鄉, 在漢朝建立後受封為燕王; 後來盧綰叛變失敗,率部眾逃入朝鮮半島, 擊敗北朝鮮原住民並自立為王, 為衛滿朝鮮。隨後就是漢朝四郡了。漢朝四郡包括了今天的遼東和絕大部分的半島, 整個漢江流域都在漢四郡的范圍, 只剩下了半島最南部的原始部落(三韓), 漢朝不肖納入。 爾後, 衛滿朝鮮被漢武帝所滅,但當地反抗勢力頑強,最終漢朝放棄對北朝鮮的統治。北朝鮮隨後在內部征戰中統一為高句麗。高句麗最早是今天處於黑龍江流域的扶余國的王子朱蒙,在公元前37年南下到了今天的遼寧本溪五女山建立第一個首都, 然后逐步擴大, 遷都到了在今天的吉林吉安, 最後到了公元426年, 再次遷都到了今天的平壤。漢朝衰落後, 在半島的中南部發源了新羅百濟兩國。 直到隋唐時代, 高句麗與中原互有爭戰,時值朝鮮三國時代, 朝鮮半島上除了高句麗外, 還有日本扶持的百濟與版圖最小但親唐的新羅。後來新羅聯和唐朝, 消滅了百濟, 百濟移民逃到日本請求日本的協助, 日本以天皇親征的方式與唐朝開戰, 這就是白江村之戰。唐朝以壓倒性的優勢擊敗日本,後來便開啟了日本遣唐臣服的時代。日本失敗的直接後果是停止了對朝鮮的擴張,大約在九百余年之內未曾向朝鮮半島用兵。 另一方面,唐滅百濟,五年之後滅亡高句麗,與唐友好的新羅強大起來,終以統一朝鮮半島。之後新羅又與唐朝聯合, 唐高宗三年即公元668年, 大唐軍百萬新羅軍26萬南北夾攻共同毀滅了高句麗, 大唐軍全部接收高句麗土地, 在平壤設立了大唐的安東護都府, 此時唐新藩界在漢江。應當指出今天中韓藩界應是漢江, 平壤以南。 大唐軍撤軍以後, 新羅收買大唐守關大將叛逆, 把唐新藩界從漢江北移到了大同江, 消息傳來震撼了唐朝宮廷, 因當時大軍困在西域無法分身, 唐朝沒有反制新羅。 后來由於渤海國的興起對唐朝構成了很大威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history, Japan, Korea, military,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Repost] 中共三大派

from 简述大陆政治制度 (2) 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021498 太子黨 第一派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太子黨”,內涵不用解釋了吧。人員包括現在的國家主席習,被拉下馬的薄,俞正聲和王岐山,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某種程度上算是太子黨。太子黨屬於共黨中最正統的一派(又稱毛左),在軍隊中擁有大量人脈,受黨內和軍隊支持。這一派因為仕途大體上順風順水,繼承自祖輩的政治勢力強大,所以在政治上對外強硬(如最近對南海,東海的強硬態度),對內講究權威統治(微博抓謠行動)。行動上反美(上幾代就是死敵),親俄(因為也反美,而且上一代也有過友誼),拉歐(因為歐債,歐洲對美頗有怨言),反腐反黑(挖祖先基業的事情),思毛(毛爺爺打的天下)。 共青團 第二派是上屆比較火的共青團派(團派),具體指出身共青團中央或者相關組織的人。這一派人大多出身底層,講求實利,擅長合縱連橫(本身實力偏弱),由於出身底層,在政府內部缺少盟友,所以更加親近民眾(甚至有過違反原則,鼓動人民進攻政府,逼迫企業讓步),主張自由,提倡實業經濟。共青團派受到國內企業的支持。人員包括上一屆的胡溫,這一屆的李克強,劉雲山還有汪洋。這一派外交上近美(對美依然有抵觸,這主要來源於民意,畢竟是對手),連俄(因為反美,而且有石油),親歐(經濟強大,“雞蛋分籃放”),對美盡量避免直接沖突,更多的是在國際問題上挖美國的牆角(離間歐美),金融問題上使絆子(次貸危機和中國脫不了關系)。對內因為缺乏政治實力,對政治利益團體軟弱。執政期間經濟出現爆發式增長,但是由於缺少管制能力,中國的經濟體系一度十分混亂。 上海派 第三派則是曾經稱霸官場,現在有些式微的上海派(海派),有時候也叫江派。大家看到這應該明白我指的是哪個派系了。成員自然是已經退休的江澤民,和那一屆絕大部分的常委如賈慶林、李長春、吳官正、周永康等人,還有這一屆的張德江和張高麗。這派人主要出身上海一帶,和金融企業關系很近,政治上依靠官僚和金融企業。由於幾次金融危機,海派人士基本對美採取敵視態度,但是為了出口,對美也有溫和的一面。基本上外交拒美近俄(當是中國是弱國,在歐洲影響力很弱),對內主張經濟改革,減員增效。為后來經濟快速發展提供了基礎,但是也造成了貧富分化的問題。 在毛執政期間和鄧正式改革開放以前,這三派共治的情況還沒有出現,所以我也不談那段歷史了。太子黨本身就是繼承上一代的政治實力,在紅二代,紅三代出現以后就開始進入政壇,也沒什麼好講的。比較重要的時間點是胡耀邦和趙紫陽上台,共青團派開始出現。當時的思潮中,“發展才是硬道理”,大陸開始全面向美國學習。胡趙在政治上頗為親近美國,於是被推舉為國家主席,美國的政治影響力也開始滲入國內,直到89事件。 89 89意圖顛覆中共政權的行為激怒了政府,趙紫陽被迫下台,中共內部也開始反思全面親美的行為。政府開始對美國提防,又不願意重回權威時代,主張拒美,也同時主張經濟改革的上海派走入政壇。在多次與外部(台海危機)和內部(輪子教)勢力的較量之后,海派站穩了腳跟,開始著手經濟改革。改革的過程是極為痛苦的,那段時間裡,中國十分困難,天災(洪水),外患(各國排華,台海),國恥(大使館被炸),內亂(輪子教),經濟震蕩(失業激增,金融危機)排著隊來蹂躪中國。天可憐見,我們總算是撐過去了。1999年之后,中國的經濟開始穩步增長。 打完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國 2003年正是美國實力最鼎盛的時期。剛剛打完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國威震列國。中國則調整了自己的外交政策,不算那麼反美的共青團派掌權。那段時間裡,中國對美日的直接挑舋基本是以穩住為主,隻要不挑戰核心利益,基本息事寧人。對美的直接挑舋,善於合縱連橫,到處拆台的團派鼓動伊核朝核問題(吸引美國注意),攪亂伊拉克(拖住美國),鼓動上合禁毒封鎖阿富汗(消耗美國實力),勸說伊朗用歐元做石油結算(離間歐美)。在多方面的牽制下,美國無力對中國施壓。沒有約束的中國經濟出現爆發式增長。中美幾次在金融上較量,最終在金融戰中引爆了次貸危機 重返亞太 2013年,美國重返亞太,為了備戰,防止美國武力威脅,強硬的太子黨掌權(七常委裡有三個,還有俞正聲和王岐山)。李克強雖然屬於共青團派,但本人十分強硬。國內的備戰氣氛愈加濃重。現有政策在我看來是一方面擺姿態恫嚇美國,意圖撐過2018年(這個時間節點在國內很多地方都多次提到,YST說的是2020年,差別不大),一方面真心備戰,以免真的爆發戰爭。(順帶一說,代理人戰爭能打起來的幾率不高,澳洲人普遍表示不想和中國打仗,如果美利堅自己親自上那就另說了)

Posted in China,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中國共產黨“七常委”

所謂“七常委”,指的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成員,上一屆有九個,本屆有七個,簡稱七常委。有哪些成員呢? 爲了更直觀,我會舉一些國外對應職位的例子來說明。 1、習近平 中國共産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簡單來說是:共產黨黨魁、國家元首、軍隊最高統帥。 2、李克強 國務院總理、黨組書記。 簡單來說是:政府首腦。 3、張德江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 可以理解成:眾議院議長。 4、俞正聲 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主席。 可以理解成:參議院議長。 5、劉雲山 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書記。 簡單來說是:黨務總幹事。 6、王岐山 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 可以理解成:廉政總署署長。 7、張高麗 國務院(第一)副總理(還有三個副總理),黨組副書記。 簡單來說是:政府第一副首腦。 說了這麼多,後面的幾位好理解,但是大家對國家元首(習)和政府首腦(李)的職責可能分不清,只知道一個老大一個老二(嚴格來說,排位上張德江是老二李克強是老三,但是實權上李比張大)。關於習李的職位就不能用國外的類比了,比如日本英國,元首是天皇女王,只起象徵意義,而實權在首相手裡。比如德國,總統是象徵,實權在總理。比如美國,沒有總理,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是一個人,所以權力是很大的。 對於習李,不存在誰是象徵誰有實權,他倆是中國最有實權的兩個人。在中國,最有權的職位有三個,共產黨黨魁、政府首腦、軍隊最高統帥(簡稱黨政軍),習佔了兩個,李佔了一個。他們在全國各級政府都有各自對應的人,比如省委書記、市委書記、縣委書記,意義上來講他們都是黨組織的分支人員(肯定都是黨員),對應習近平(共產黨總書記)。省長、市長、縣長,他們都是行政人員(意義上可以不是黨員但一般都入黨了),他們對應李克強(政府首腦)。各地方書記和行政首長相互制衡,不能一家獨大,他們並不是上下級關係,級別是一樣的,只是分管業務不同。但由於中國是共產黨領導政府,所以一般來講書記是一把手,行政長是二把手。 對於習李的具體分工,一般來說,李是政府首腦,掌管國務院,主要處理國家的日常行政事務。習有三個職位,平時一般他扮演的都是國家元首的角色,代表國家出訪,簽個協議,參加個什麽國際會議。對於他的黨魁的職務,他只是負責拍板決定的,下面有個專門替他辦事的機構,叫中央書記處,老大是書記處書記劉雲山。對於他的軍委主席職務,那又是一個系統,在此我就不多說了。所以說習既有象徵意義,又有極大的實權。 最後還想扯兩句軍隊內部的事,軍隊和地方政府架構也差不多,比如師長是軍事長官,主管作戰和訓練,類似於省長縣長,師政委是師裡邊政治首長,主管人事、後勤、戰鬥動員等,和書記一樣也是黨的下屬。但是和地方政府不一樣的是,在軍隊里軍事長官是老大,政委是老二。一般人認為中國是黨指揮槍,所以政委才是老大,這是錯誤的。假如說軍事長官不是黨員,那根據黨指揮槍肯定政委是老大,但現在軍事長官和政委都是黨員,就不存在誰指揮誰的問題了,每個層級的軍隊都有黨委會,比如團黨委,團長擔任書記,團政委是副書記。 這就是中國特色的軍隊雙首長制,他倆是平級,相互制衡,分工不同。這樣做的好處是避免了軍隊都是上下級關係,一旦長官決定投降,下面的人根本沒人敢反對,都跟著長官走。國共內戰時期,國民黨就幹過很多這種事情。政委雖然偏文,但絕不是不懂軍事,政委和軍事長官一樣都是從底層升上來的。舉個例子,抗日時期129師的師長是劉伯承,師政委是鄧小平,誰敢說鄧小平不懂軍事?一般的行動長官和政委要達成共識,如果達不成,那就要請示上級。如果情況緊急,那就聽長官的,但政委必須要向上級報告情況,以便事後賞罰。 出處:簡述大陸政治制度——七常委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http://city.udn.com/3011/5011476#ixzz2fMMsZ5sh

Posted in China,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