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國

【傳載】美元指數周期律與剪羊毛

金融与战争 美国如何利用美元指数周期“剪羊毛” 20160214 《環球時報》 原文 相關文章 喬良,中國著名軍旅作家、軍事理論家、評論家,空軍少將。 一、中國周邊形勢與美元指數周期 1.史上第一個金融帝國的出現 這個問題,我相信在座的搞經濟搞金融的同志比我更適合談論它,有所不同的是我把它和戰略問題結合起來談。從1971年8月15日,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后,美元這艘大船就摘掉了它的錨,這個錨就是黃金。讓我們向前追溯一下,1944年7月,美國為了從大英帝國手中接過貨幣霸權,由羅斯福總統推動建立了三個世界體系,一個是政治體系——聯合國;一個是貿易體系——關貿總協定,也就是后來的WTO;一個是貨幣金融體系,也就是布雷頓森林體系。 布雷頓森林體系按照美國人的願望,是確立美元的霸權地位。但是實際上經過20多年的實踐,從1944年到1971年,整整27年,卻並沒有真正讓美國人拿到霸權。什麼東西阻擋了美元的霸權?就是黃金。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之初,為了確立美元的霸權,美國人曾經對全世界做出承諾,就是要各國的貨幣鎖定美元,而美元鎖定黃金。怎麼鎖定呢?每35美元兌換1盎司黃金。有了美元對全世界的這個承諾,美國人就不可能為所欲為。說的簡單點,35美元兌換1盎司黃金,意味著美國人不能隨便地濫印美元,你多印35美元,你的金庫裡就要多儲備1盎司黃金。 美國之所以有底氣對全世界做出這樣的承諾,是因為它當時手中掌握了全球80%左右的黃金儲備。美國人認為,我有這麼多黃金在手,用它去支撐美元的信用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情況並不像美國人想的那麼簡單。美國在二戰之后連續愚蠢地卷入了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這兩場戰爭使美國耗費巨大,尤其是越南戰爭。越南戰爭期間美國差不多打掉了八千億美元的軍費。隨著戰爭花費越來越大,美國有點吃不住勁了。因為按照美國的承諾,每35美元的流失就意味著1盎司黃金的流失。 到1971年8月,美國人手裡的黃金大概還有8800多噸,這時美國人知道有點麻煩了,與此同時有些人還在給美國人制造新的麻煩。比如說法國總統戴高樂,他不相信美元,他找來法國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要他們看一下法國有多少美元儲備,得到的答案是大概有22億—23億美元。戴高樂說,一分都不剩全部提出來交給美國人,換成黃金拿回來。法國人對美國人的這一擊,對其他國家產生了示范效應,其他一些外匯盈余的國家紛紛向美國人表示,我們也不要美元,我們要黃金。這樣就逼得美國人無路可走。 於是,在1971年8月15日,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鬆宣布關閉黃金窗口,美元與黃金脫鉤。這就是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的開始,也是美國人對世界的一次背信棄義。但是對於整個世界來講,當時人們還不能完全理清楚頭緒。原來我們相信美元是因為美元背后有黃金,美元成為國際流通貨幣、結算貨幣、儲備貨幣已經實行了20多年了,人們已經習慣使用美元。現在美元突然剎車,它的背后不再有黃金,從理論上講,它變成了一張純粹的綠紙,這個時候我們還要使用它嗎?你可以不使用它,但在國際間結算時用什麼對商品的價值進行衡量?因為貨幣是價值尺度,所以如果不使用美元,難道還能信任別的貨幣?比如人民幣和盧布之間,俄羅斯人如果不認人民幣,我們不認盧布的話,就隻能繼續拿美元做為我們之間的交換介質。 所以,美國人就利用世人的慣性和無奈,在1973年10月迫使石油輸出國組織接受了美國人的條件:全球的石油交易必須用美元結算。在此之前,全球的石油交易可以用各種國際流通貨幣結算,但是從1973年10月以后,一切改變了,歐佩克宣布,必須用美元對全球的石油交易進行結算。這樣,美國人在使美元與黃金貴金屬脫鉤之后又與大宗商品石油挂鉤。為什麼?因為美國人看的很清楚,你可以不喜歡美元,但你不可以不喜歡能源,你可以不使用美元,但你能不使用石油?任何國家要發展,都要消耗能源,所有國家都需要石油,在這種情況下,你需要石油就等於需要美元,這是美國人非常高明的一招。從1973年開始美元與石油挂鉤以后,其實是從1971年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后,美元就伴隨美國開始了一個新的歷程。 整個世界當時並沒有幾個人清晰的看到這一點,包括很多經濟學家、金融專家,他們不能夠非常清晰地指出,20世紀最重要的事件不是別的,不是一戰、二戰,也不是蘇聯的解體,20世紀最重要的事件是1971年8月15日美元與黃金脫鉤,從此之后,人類真正看到了一個金融帝國的出現,而這個金融帝國把整個人類納入到它的金融體系之中。實際上所謂美元霸權的建立是從這個時刻開始的。到今天大約40年的時間。而從這一天之后,我們進入到一個真正的紙幣時代,在美元的背后不再有貴金屬,它完全以政府的信用做支撐並從全世界獲利。簡單地說:美國人可以用印刷一張綠紙的方式從全世界獲得實物財富。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人類歷史上獲得財富的方式很多,要麼用貨幣交換,你要麼黃金或者白銀;要麼用戰爭的方式去掠奪,但是戰爭的成本非常巨大。而當美元變成一張綠紙出現后,美國獲利的成本可以說極其的低廉。 因為美元與黃金脫鉤,黃金不再拖美元的后腿,美國可以隨意印刷美元,這時如果大量美元留在美國國內,將造成美國的通脹;如果美元輸出去,那就意味著全世界替美國消化通脹,這就是美元通脹率不高的主要原因。換句話說,美國向全球輸出美元,也就稀釋了它的通脹。但是美元向全球輸出之后,美國人手裡就沒有錢了,這個時候如果美國人繼續印刷貨幣,美元就不斷貶值,這對美國沒有好處。所以說美聯儲並不像有些人所想象得那樣,是一個濫印貨幣的中央銀行。美聯儲實際上懂得什麼叫克制。從1913年美聯儲成立到2013年100年,美聯儲一共發行了多少美元?大約10萬億。 這樣一比較,有人開始指責中國的央行。為什麼呢?我們的央行從1954年發行新貨幣——新人民幣到現在,已經發行了120多萬億人民幣。如果按匯率6.2跟美元折算的話,我們大概發行了20萬億美元。但是這同樣並不意味著中國亂印貨幣,因為中國在改革開放以后掙到了大量美元,同時這期間還有大量的美元做為境外投資進入中國。但由於外匯管制,美元不能在中國流通,所以央行就必須發行與進入中國的美元及其他外幣相應的人民幣,然后以人民幣在國內流通。可是國外的投資在中國掙到了錢以后,可能就撤走了;與此同時,我們還會拿出大量外匯,從境外夠買資源、能源、產品和技術,如此一來,大量的美元走了,人民幣留了下來,你又不可能將相應數額的人民幣銷毀,隻能讓人民幣留在中國繼續流通,所以我國人民幣的存量必然大於美元。這也反過來佐証了這30多年中國經濟的驚人發展。中國央行承認近年來大概超發了20多萬億人民幣。巨量的超發最后全都留在了中國,這就牽扯到我后面將要談到的問題——人民幣為什麼要國際化。 2.美元指數周期律與全球經濟的關系 美國之所以沒有通脹很大程度上就在於美元的全球流通。但是美國又不能無節制地發行美元,讓美元不斷貶值。所以要節制。可節制后手中沒有美元了怎麼辦?美國人有另外一套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那就是發行國債,通過發行國債又讓輸出去的美元重新回到美國。但輸出去的通過債務資本重新回到美國,美國人開始玩起一手印錢,一手借債的游戲,印鈔能賺錢,借債也能賺錢,以錢生錢,金融經濟比實體經濟賺錢來得痛快多了,誰還願意出大力流大汗去干附加值低的制造業、加工業實體經濟?1971年8月15日之后,美國人逐漸放棄了實體經濟而轉向虛擬經濟,漸漸變成一個空心化的國家。今天美國的GDP已經達到18萬億美元,實體經濟為其GDP的貢獻不超5萬億,剩下的大部分全都是虛擬經濟帶來的。美國通過發行國債,讓大量在海外流通的美元重新回到美國,進入美國的三大市——期貨市場、國債市場和証券市場。美國人通過這個方式錢生錢,然后再向海外輸出,這樣循環往復地生利,美國由此變成一個金融帝國。美國把全世界納入它的金融體系之中。很多人認為在大英帝國衰落之后,殖民的歷史基本就結束了。其實不然,因為美國成為金融帝國之后,開始用美元進行隱性的殖民擴張,通過美元隱蔽地控制各國經濟,從而把世界各個國家變成它的金融殖民地。今天我們看到很多主權獨立的國家包括中國在內,你盡可以有主權、有憲法、有政府,但是你脫離不開美元,你的一切最后都會通過各種方式用美元來表達,並最終讓你的實物財富通過與美元的兌換源源不斷地進入美國。 這一點,通過40年來美元指數周期圖表,我們可以看得非常清楚。1971年8月15日美元跟黃金脫鉤,意味著美國人擺脫了黃金的束縛,可以隨意地印刷美元了,美元發行量大增,美元指數自然要走低。從1971年特別是1973年石油危機之后美元指數就一直在走低,這就說明美元印多了。如此這般大約持續了近10年時間。美元指數走低對於世界經濟來講並不完全是壞事,因為這意味著美元的供應量增大,也就意味著資本的流量增大,大量的資本不留在美國,要向國外出溢出。第一次美元指數走低之后,大量美元去了拉丁美洲,給拉丁美洲帶去了投資拉動,也帶來了繁榮,這就是70年代拉美的經濟繁榮。 美元泄洪期大約持續了近10年左右的時間,直到1979年,美國人決定關掉泄洪閘。美元指數走低相當於美國人開閘放水,而關閘實際上就是減少美元的流動性。1979年美元指數開始走強,意味著向其他地方輸送美元減少。拉丁美洲本來因為獲得了大量的美元投資,正在欣欣向榮的發展,突然間投資減少了,流動性枯竭了、資金鏈條斷裂了,經濟能不出現麻煩嗎? 遇到麻煩的拉美國家紛紛開始想辦法自救。比如阿根廷,阿根廷的人均GDP一度已經邁進了發達國家的行列。但拉美經濟危機一出現,阿根廷卻率先進入衰退。解決衰退的辦法有多種,但不幸的是,當時的阿根廷政府是通過政變上台的軍政府,總統是加爾鐵裡,他完全沒有經濟頭腦。作為軍人的加爾鐵裡唯一的想法就是戰爭,他希望通過戰爭來脫困。他把目光瞄向了離阿根廷600公裡遠的馬爾維納斯群島,英國人把它叫做福克蘭群島。這個群島已經被英國人統治了100多年,加爾鐵裡決定把它奪回來。但阿根廷是南美洲國家,南美一向被視作美國的后院。在美國后院打仗不能不請示美國。於是加爾鐵裡讓人給美國總統裡根帶話,看看美國的態度。裡根明明知道加爾鐵裡打這一仗,會導致一場和英國的更大規模戰爭,但他卻輕描淡寫地表態說,這是你們與英國之間的事情,與美國無關,我們不持立場,我們保持中立。加爾鐵裡以為這是美國總統對他的默許,便發動了馬島戰爭,輕鬆收回了馬島。阿根廷上下一片歡呼,熱烈的像過狂歡節。但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宣稱絕不接受這個結局,還逼著美國總統必須表態。這時的裡根立刻撕下中立的面具,發表聲明強烈譴責阿根廷的侵略行徑,堅決站在英國一邊。隨后,英國派出一支航母特混艦隊,勞師遠征8000海裡,一舉拿下了馬島。 與此同時,美元走勢開始走強,國際資本按照美國的意願回到美國。因為當馬島戰爭打響后,全球的投資人立刻判斷,拉美的地區性危機出現了,拉美的投資環境惡化了,於是紛紛從拉美撤資。美聯儲看到時機已到,立刻宣布美元加息,加息后的美元加快了資本撤出拉美的步伐。拉美的經濟一片狼藉。從拉美撤出的資本幾乎全到了美國,去追捧美國的三大市,給美國帶來了美元與黃金脫鉤后的第一個大牛市,讓美國人賺得缽滿盆滿。當時美元指數從弱勢時的60多點一口氣躥升到120多點,上升了100%。美國人在自己的三大市牛市后並不收手,有趁勢拿著賺到的錢,重新回到拉美去購買那些此時價格已跌成地板價的優質資產,狠狠剪了一次拉美經濟的羊毛,這是美元指數第一次走強后的情況。 如果這種事情隻發生一次,那它就是小概率事件;如果它反復出現,那它就一定是規律。當第一次“十年美元走弱、六年美元走強”之后,人們並不確定它是不是規律。從拉美金融危機這個高峰之后,美元指數從1986年又開始一路下跌。其間經歷了日本金融危機、歐洲貨幣危機,美元指數仍然在走低,大約走了10年,10年之后的1997年美元指數再一次走強。美元指數這一次走強之后也是持續了6年。這就很有意思了,我們看到美元指數差不多呈現出這樣一個規律性——10年的走弱、6年的走強,再一個10年的走弱、接下來又一個6年的走強。 在1986年美元指數第二次開始走弱之后,長達10年的時間內,美元又像洪水一樣向世界傾泄。這次主要的泄洪區是亞洲。上個世紀80年代最火的是什麼概念?“亞洲四小龍”、“亞洲雁陣”等等。當時很多人都認為亞洲的繁榮是由亞洲人的辛勤勞動、亞洲人的聰敏智慧帶來的,實際上很大原因是因為亞洲國家獲得了充足的美元、獲得了充足的投資。當亞洲的經濟欣欣向榮到差不多的時候,美國人覺得又應該到剪羊毛的時候了,於是,1997年,也就是美元指數整整走低10年之后,美國人通過減少對亞洲的貨幣供應,使美元指數反轉走強,亞洲大多數國家的企業和行業遭遇流通性不足,有的甚至干脆資金鏈條斷裂,亞洲出現了經濟危機和金融危機的征兆。 這時候一鍋水已燒到99度還差1度才能燒開,差哪一度呢,差地區性危機出現。那麼是不是也像阿根廷人那樣打一仗呢?未必。制造地區性危機,不一定隻有打仗一途。既然制造地區性危機就是為了攆出資本,那麼不打仗照樣有制造地區性危機的辦法?於是我們看到那個名叫索羅斯的金融投機家,帶著他的量子基金和全世界上百家的對沖基金,開始群狼般攻擊亞洲經濟最弱的國家——泰國,攻擊泰國的貨幣——泰銖。一個星期左右,然后由此開始的泰銖危機,立刻產生傳導效應,一路向南,陸續傳導到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菲律賓,然后北上傳導中國台灣、香港,日本,韓國,一直傳導到俄羅斯,東亞金融危機全面爆發。這個時候水已燒開。全球的投資人判斷亞洲的投資環境惡化,便紛紛從亞洲撤出自己的資本。而美聯儲則又一次不失時機地吹響了加息的號角。跟著號音從亞洲撤出的資本又一次到美國去追捧美國的三大市,給美國帶來了第二個大牛市。當美國人掙夠了錢以后,仍像在拉丁美洲那樣,拿著他們從亞洲金融危機賺到的大把的錢又回到了亞洲,去購買亞洲跌到地板價上的優質資產。此時亞洲經濟已經被這次金融危機沖得稀裡嘩啦,毫無招架之功,更無還手之力,這次唯一的幸運者是中國。 3.現在,輪到中國了 此后,如潮汐一樣准確,美元指數經過6年的走強,到2002年,再一次開始走弱,然后,又是10年時間,到2012年,美國人又開始為美元指數即將由弱轉強做准備。辦法還是老一套:給別人制造地區性危機。於是,我們就先后看到,在中國周邊陸續出現天安號事件,釣魚島爭端,黃岩島爭端。幾乎全在這一時期密集出現。但是很不巧,美國在2008年自己玩火玩大了,自己先遭遇了金融危機,結果使美元指數走強的時間被迫向后推延。中菲黃岩島爭端和中日釣魚島爭端,看似和美元指數走強沒有太大的關系,但是真的沒有關系嗎?為什麼恰恰出現在美元指數第三次走弱之后的第10個年頭?很少有人對這個問題進行過探究,但是這個問題確實值得我們深思。 如果我們承認從1971年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后,確實存在著一個美元指數周期率,那麼,根據這個周期率及美國人借機剪別國羊毛的手法,我們可以斷定,現在輪到中國了。為什麼這麼說?因為眼下中國已經成了從全球吸引和獲得投資最多的國家,大量國際資本由於看好中國經濟進入中國。從經濟規律上講,不能僅僅把中國看成是一個國家。一個中國的經濟規模就相當於整個拉美,甚至比拉美的經濟總量還要大;和東亞經濟比,也可以說中國經濟相當於整個東亞。而過去十年裡,大量資本進入中國,使中國的經濟總量,以令人垂涎的速度增長到全球第二,如此一來,美國把第三次剪羊毛的目標瞄准中國,一點不奇怪。 如果這一判斷成立,那麼,從2012年中日釣魚島爭端、中菲黃岩島爭端之后,中國周邊的事情層出不窮,一直到去年中越“981”鑽井平台沖突,再到后來的香港“佔中”事件。這些事件還能看成是偶然事件嗎?去年5月,我陪國防大學的政委劉亞洲將軍到香港去考察時,已經得知“佔中”行動正在醞釀中,可能在5月底就會發生。但是5月底沒有發生,6月底沒有發生,7月還是沒有發生,到了8月仍然沒有發生。什麼原因?這個醞釀的“行動”在等什麼?讓我們對比另一事件的時間表:美聯儲退出QE時間表。去年年初,美國就說要退出QE,4月、5月、6月、7月、8月,一直沒有退出。隻要不退出QE,就意味著美元還在超量發行,美元指數就不能走強,香港的“佔中”也就一直沒有出現,二者在時間表上完全重合。直到去年9月底,美聯儲終於宣布美國退出QE,美元指數開始掉頭走強后,10月初,香港“佔中”爆發。其實,中日釣魚島、中菲黃岩島、981鑽井平台、香港“佔中”,這四個點都是炸點,任何一個點引爆成功,都會引發地區性金融危機,也就意味著中國周邊投資環境惡化,從而滿足“美元指數走強時,其他地區必須相應出現地區性危機,使該地區投資環境惡化,迫使投資人大量撤出資本”,這一美元獲利模式的基本條件。但是對美國人來講很不幸的是,這回它碰到的對手是中國。中國人用打太極的方式,一次次化解了周邊危機,結果直到現在,美國人最希望的在99度水溫時出現的最后1度,始終沒能出現,水,也就一直沒有燒開。 水沒燒開,美聯儲舉著加息的號角就遲遲不能吹響。看來,美國知道想剪中國的羊毛沒那麼容易,所以也就沒打算就在一棵樹上吊死。在推動香港佔中的同時,美國多管齊下,在其他地區同時下手,在哪兒?烏克蘭。歐盟與俄羅斯的接合部。亞努科維奇領導下的烏克蘭,當然不是沒縫的雞蛋,所以,才會有讓蒼蠅下蛆的機會。但美國盯上了烏克蘭並不僅僅是因為它是一隻有縫的雞蛋,而是它是足以既打擊亞努科維奇這個不聽話的政客,又阻斷歐俄走近,也能造成歐洲投資環境惡化,一桃殺三士的理想目標。於是,一場貌似烏克蘭人自發的“顏色革命”爆發了,美國人的目的以出乎美國人和地球人意料的方式實現了:俄羅斯強人普京趁勢借機收回了克裡米亞,此舉雖不在美國人計劃之內,但卻正好讓美國人更有理由向歐盟還有日本施壓,迫使他們與美國一起制裁俄羅斯,給俄羅斯更給歐洲經濟帶來巨大的壓力。 美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人們往往容易從地緣政治角度,而不是從資本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烏克蘭出現危機之后,歐美與俄羅斯的關系迅速惡化,但整個西方世界一起制裁俄羅斯的結果,卻直接使歐洲的投資環境惡化,導致資本從這裡撤出。據有關數據顯示,大約有上萬億的資本離開了歐洲。美國人的兩手設計得逞了。這就是:如果不能讓資本從中國撤出去追捧美國的話,那就起碼讓歐洲的資本撤出來回流美國。這第一步,以戲劇性的烏克蘭變局實現了,但第二步,卻未能如美國所願。因為從歐洲撤出的資本,並沒有去美國,另有數據顯示,它們大部分來到了香港。這意味著全球投資人仍然不看好美國經濟的復蘇。而寧願看好雖已處在經濟下行線上,但仍保持著全球第一增長率的中國。 這是其一。其二是中國政府在去年宣布了要實現“滬港通”,全球的投資人都熱切地希望通過“滬港通”,在中國撈一把。過去西方資本不敢進入中國股市,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中國進行嚴格的外匯管制,寬進嚴出,你可以隨意進來,但是你不能隨意出去,所以說他們一般不敢到中國來投資中國的股市。“滬港通”之后,他們可以很輕鬆地在香港投資上海的股市,掙到錢后可以轉身就走,於是上萬億的資本滯留在了香港。這就是去年9月之后,也就是香港“佔中”開始直到今天,“佔中”勢力及其幕后推手始終不肯罷休,總想卷土重來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因為美國人需要制造一次針對中國的地區性危機,讓滯留香港的資本撤出中國,去追捧美國經濟。 美國經濟為什麼這麼強烈地需要並依賴國際的資本回流?原因是,從1971年8月15日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后,美國經濟逐漸放棄實物生產,脫離開實體經濟。美國人把實體經濟的低端制造業、低附加值產業叫做垃圾產業或者叫做夕陽產業,逐漸向發展中國家轉移,尤其是向中國轉移。而美國除了留下所謂高端的產業,IBM、微軟等企業外,70%左右的就業人口都陸續轉向了金融和金融服務業。這時的美國已經變成了一個產業空心化國家,它已經沒有多少實體經濟可以為全球投資人帶來豐厚的利潤。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人不得不打開另一扇門,就是虛擬經濟的大門。虛擬經濟就是它的三大市。它隻能通過讓國際資本進入三大市的金融池子中,為自己錢生錢。然后,再拿掙到的錢去剪全世界的羊毛,美國人現在隻有這麼一個活法了。或者我們稱之為美國的國家生存方式。這個方式就是,美國需要大量的資本回流來支撐美國人的日常生活和美國經濟,在這種情況下誰阻擋了資本回流美國,誰就是美國的敵人。我們一定要把這件事弄明白想清楚。 二、中國快速興起動了誰的奶酪? 1.歐元的誕生為什麼會招來一場戰爭? 1999年1月1日,歐元正式誕生。三個月之后科索沃戰爭爆發。很多人以為科索沃戰爭是美國和北約聯手打擊米洛舍維奇政權,因為米洛舍維奇政權在科索沃地區屠殺阿族人,制造了駭人聽聞的人道主義災難。戰爭結束之后,這個謊言迅速戳破,美國人承認這是中情局與西方的媒體聯手做的一個局,目的是打擊南聯盟政權。但是,科索沃戰爭真的是為了打擊南聯盟政權嗎?歐洲人開始一邊倒地認為就是這個目的,但是打完這場72天的戰爭之后,歐洲人才發現自己上當了,為什麼? 歐元啟動之初,歐洲人信心滿滿。他們給歐元的定價是與美元比值1:1.07。科索沃戰爭爆發后,歐洲人參與北約行動,全力以赴支持美國攻打科索沃,72天的狂轟亂炸,米洛舍維奇政權垮台,南聯盟屈服。可接下來一盤點,歐洲人發現不對頭了,歐元,就在這70天裡,居然被這場戰爭打殘了。戰爭結束時,歐元直線下跌30%,0.82美元兌換一歐元。這時歐洲人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別人把你賣了,你還在替別人數錢。這一來歐洲人才開始醒悟。這就是為什麼到后來當美國要打伊拉克的時候,法國和德國這兩個歐盟的軸心國家,堅決反對這場戰爭。 有人說,西方民主國家之間不打仗,到現在為止,西方國家之間,在二戰之后確實沒有直接發生過戰爭,但是不等於沒有發生軍事戰爭,不等於他們之間不發生經濟戰爭或金融戰爭。科索沃戰爭就是美國人對歐元的間接金融戰爭,結果打的是南聯盟,疼的是歐元。因為歐元的誕生動了美元的奶酪。在歐元誕生之前全世界的流通貨幣是美元,美元在全球的結算率一度高達80%左右,即使到現在也在60%左右。歐元的出現立刻切走了美國的一大塊奶酪。歐盟是一個27萬億美元的經濟體,它的出現一下子就蓋過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北美自貿區。做為如此大規模的經濟體,歐盟當然不甘心用美元來結算它內部的貿易,於是歐洲人決定推出自己的貨幣——歐元。歐元的出現切走了美元三分之一的貨幣結算量,到現在世界上23%的貿易結算已使用的是歐元而不是美元。美國人在歐洲一開始談論歐元時對此警惕不足,到后來發現歐元一出現就對美元的霸權地位構成挑戰時,已經有點來不及了。所以,美國要接受這個教訓,一方面要摁住歐盟和歐元,另一方面要摁住其他的挑戰者。 2.“亞太戰略再平衡”要平衡什麼?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Economics, Gold, history, Money,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 一曲忐忑驚四座——淺析中國軍隊反腐

valkyrie的博客:  一曲忐忑驚四座——淺析中國軍隊反腐 標簽: 時評 2014年6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給予原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家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開除黨籍處分,並移送司法部門處理。 從某種程度上說,徐案的公布可能比近期的周永康案更為震動:周案早有傳聞,徐案卻在短期內迅速浮出,特別是涉及在中國百姓心目中最為神秘的部門——軍隊的二號人物。軍隊反腐,也迅速成為各方的熱議話題。 歐洲國家素以從軍為榮為貴,但與之不同,中國自宋以來奉行“重文輕武”傳統,軍人地位低下卑賤,絕大多數中下層官兵收入低微。1949年后,大陸軍人一度成為勝利新貴,特別是在精神與物質極為匱乏的時代,軍人高工資和政治地位成為當時羨慕崇拜的對象。但隨著冷戰結束和中國百萬大裁軍,軍人很快又恢復到傳統年代的貧困狀態。在上世紀80年代,按照“自我保障、自我發展”的要求,合法地鋪開了全軍經商的風潮,嚴重敗壞風氣和戰斗力。90年代末,根據“吃皇糧”的戰略決策,全軍停止經商,但軍人待遇並未跟上。地位與收入較之80年代更為下滑,一個校級軍官的月工資僅有1000-2000元人民幣。很多人雖貴為將軍,實際收入遠不及地方一個縣市領導甚至實權部門的普通公務人員。此后雖經數次調整待遇有所改善,但仍追不上物價特別是房價上升的速度。同時期中國軍隊的裝備同樣陳舊落后,靠極低的軍費勉強維持。 2004年后中國軍費開始大幅上漲,雖然軍人待遇仍然低微,但航天、航空、造船、機械等軍工系統卻受益極豐,尤其是隨著中國房地產膨脹,一度被軍隊視為累贅的大量營房土地成為價值巨大的資產,這些則是軍內腐敗的重要滋生地。但是,同時期爆出的軍內涉案金額卻遠小於地方系統。從各國軍事歷史與現狀來看,軍隊腐敗的基本途徑通常隻有人事任用、物資裝備採辦和土地轉讓三類。與之相比,地方權力部門掌管無以計數的土地、能源等天然資源,控制經商、貿易、醫療、福利、治安等各種活動,任何一點的權力尋租,都是軍隊腐敗難以望其項背的。 因此,徐案的爆出雖然說明軍隊腐敗異常嚴峻,但說軍隊是腐敗的重災區,或說軍隊能以特權保持腐敗就言過其實了。正如劉志軍案爆出創紀錄性的天文數字,但並無人說鐵道系統是腐敗策源地。鐵道系統基層的大多員工長期處於顛簸和偏遠等艱苦環境,待遇微薄,通過腐敗發大財的隻能是那些高層領導及有“集中力量辦大事”實權的部門人員。原鐵道部前身就是由軍隊鐵道兵集體轉業而來。 中國軍隊在整個政權體系中的地位並非民間想象的那麼具有特權,所以其腐敗其實遠不及能源、金融、貿易等地方實權領域。但由於軍隊的特殊性,腐敗的危害又遠大於其他領域。滿清軍隊對外幾無勝績,即使面對當時實力不濟的日本,貌似強大的北洋海軍同樣不堪一擊,拋卻政治因素,腐敗糜爛是敗壞戰斗力的最直接原因。國共相爭,共產黨軍隊的官兵素養和戰術運用遠不及國民黨軍,國軍常嘲笑共軍站隊都站不齊,后來劉伯承開辦軍事學院不得不聘請大量國軍戰俘作教員。但是,國軍“潛規則”是凡事無賄不辦。傅作義以蔣介石手令請領軍械,倉庫主任卻明言:沒有錢有手令也領不到。傅付錢后要倉庫主任寫了一張收據,並以收據為証向蔣告狀。該主任被撤,但不久又到另一倉庫任主任。甚至臨戰之際,國軍連長敢將下發用於構筑工事的水泥轉賣給商人。蔣介石深知腐敗是國軍死穴,也曾發狠抓蒼蠅打老虎,但由於整個社會缺乏民主法治基礎,整個政權又已根爛干朽,終無力回天。而此時的共軍在清廉上卻比國軍好許多,嚴格的政治管控和狂熱的理想主義在當時確實也起到了遏制腐敗的作用。 當然,出大案並不等同於反腐出大招。唯政黨政治馬首是瞻,是中國軍隊最大的特點。從薄熙來案、谷俊山案再到徐才厚案、周永康案,能聽到其中頗為神秘的政治音符。 軍隊本就是社會中的一個組成部分,並非獨立王國。社會若清廉、軍隊必清廉;社會若腐敗、軍隊必腐敗。我曾提到:沒有真正的政治、法制改革為基礎,軍隊改革即為無本之木。同樣,沒有正常正規的社會反腐體制,軍隊反腐也不可能順利推進。

Posted in China, military,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節選): 朝鮮半島的歷史及韓國的漸進蠶食

朝鮮半島的歷史, 最早記載於漢朝的史記 朝鮮半島第一個政權是中原沒落貴族跑到半島建立的箕子朝鮮, 第二政權是燕國人盧綰,與漢朝開國君主劉邦為同年同日出生的老同鄉, 在漢朝建立後受封為燕王; 後來盧綰叛變失敗,率部眾逃入朝鮮半島, 擊敗北朝鮮原住民並自立為王, 為衛滿朝鮮。隨後就是漢朝四郡了。漢朝四郡包括了今天的遼東和絕大部分的半島, 整個漢江流域都在漢四郡的范圍, 只剩下了半島最南部的原始部落(三韓), 漢朝不肖納入。 爾後, 衛滿朝鮮被漢武帝所滅,但當地反抗勢力頑強,最終漢朝放棄對北朝鮮的統治。北朝鮮隨後在內部征戰中統一為高句麗。高句麗最早是今天處於黑龍江流域的扶余國的王子朱蒙,在公元前37年南下到了今天的遼寧本溪五女山建立第一個首都, 然后逐步擴大, 遷都到了在今天的吉林吉安, 最後到了公元426年, 再次遷都到了今天的平壤。漢朝衰落後, 在半島的中南部發源了新羅百濟兩國。 直到隋唐時代, 高句麗與中原互有爭戰,時值朝鮮三國時代, 朝鮮半島上除了高句麗外, 還有日本扶持的百濟與版圖最小但親唐的新羅。後來新羅聯和唐朝, 消滅了百濟, 百濟移民逃到日本請求日本的協助, 日本以天皇親征的方式與唐朝開戰, 這就是白江村之戰。唐朝以壓倒性的優勢擊敗日本,後來便開啟了日本遣唐臣服的時代。日本失敗的直接後果是停止了對朝鮮的擴張,大約在九百余年之內未曾向朝鮮半島用兵。 另一方面,唐滅百濟,五年之後滅亡高句麗,與唐友好的新羅強大起來,終以統一朝鮮半島。之後新羅又與唐朝聯合, 唐高宗三年即公元668年, 大唐軍百萬新羅軍26萬南北夾攻共同毀滅了高句麗, 大唐軍全部接收高句麗土地, 在平壤設立了大唐的安東護都府, 此時唐新藩界在漢江。應當指出今天中韓藩界應是漢江, 平壤以南。 大唐軍撤軍以後, 新羅收買大唐守關大將叛逆, 把唐新藩界從漢江北移到了大同江, 消息傳來震撼了唐朝宮廷, 因當時大軍困在西域無法分身, 唐朝沒有反制新羅。 后來由於渤海國的興起對唐朝構成了很大威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history, Japan, Korea, military,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Repost] 中共三大派

from 简述大陆政治制度 (2) 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021498 太子黨 第一派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太子黨”,內涵不用解釋了吧。人員包括現在的國家主席習,被拉下馬的薄,俞正聲和王岐山,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某種程度上算是太子黨。太子黨屬於共黨中最正統的一派(又稱毛左),在軍隊中擁有大量人脈,受黨內和軍隊支持。這一派因為仕途大體上順風順水,繼承自祖輩的政治勢力強大,所以在政治上對外強硬(如最近對南海,東海的強硬態度),對內講究權威統治(微博抓謠行動)。行動上反美(上幾代就是死敵),親俄(因為也反美,而且上一代也有過友誼),拉歐(因為歐債,歐洲對美頗有怨言),反腐反黑(挖祖先基業的事情),思毛(毛爺爺打的天下)。 共青團 第二派是上屆比較火的共青團派(團派),具體指出身共青團中央或者相關組織的人。這一派人大多出身底層,講求實利,擅長合縱連橫(本身實力偏弱),由於出身底層,在政府內部缺少盟友,所以更加親近民眾(甚至有過違反原則,鼓動人民進攻政府,逼迫企業讓步),主張自由,提倡實業經濟。共青團派受到國內企業的支持。人員包括上一屆的胡溫,這一屆的李克強,劉雲山還有汪洋。這一派外交上近美(對美依然有抵觸,這主要來源於民意,畢竟是對手),連俄(因為反美,而且有石油),親歐(經濟強大,“雞蛋分籃放”),對美盡量避免直接沖突,更多的是在國際問題上挖美國的牆角(離間歐美),金融問題上使絆子(次貸危機和中國脫不了關系)。對內因為缺乏政治實力,對政治利益團體軟弱。執政期間經濟出現爆發式增長,但是由於缺少管制能力,中國的經濟體系一度十分混亂。 上海派 第三派則是曾經稱霸官場,現在有些式微的上海派(海派),有時候也叫江派。大家看到這應該明白我指的是哪個派系了。成員自然是已經退休的江澤民,和那一屆絕大部分的常委如賈慶林、李長春、吳官正、周永康等人,還有這一屆的張德江和張高麗。這派人主要出身上海一帶,和金融企業關系很近,政治上依靠官僚和金融企業。由於幾次金融危機,海派人士基本對美採取敵視態度,但是為了出口,對美也有溫和的一面。基本上外交拒美近俄(當是中國是弱國,在歐洲影響力很弱),對內主張經濟改革,減員增效。為后來經濟快速發展提供了基礎,但是也造成了貧富分化的問題。 在毛執政期間和鄧正式改革開放以前,這三派共治的情況還沒有出現,所以我也不談那段歷史了。太子黨本身就是繼承上一代的政治實力,在紅二代,紅三代出現以后就開始進入政壇,也沒什麼好講的。比較重要的時間點是胡耀邦和趙紫陽上台,共青團派開始出現。當時的思潮中,“發展才是硬道理”,大陸開始全面向美國學習。胡趙在政治上頗為親近美國,於是被推舉為國家主席,美國的政治影響力也開始滲入國內,直到89事件。 89 89意圖顛覆中共政權的行為激怒了政府,趙紫陽被迫下台,中共內部也開始反思全面親美的行為。政府開始對美國提防,又不願意重回權威時代,主張拒美,也同時主張經濟改革的上海派走入政壇。在多次與外部(台海危機)和內部(輪子教)勢力的較量之后,海派站穩了腳跟,開始著手經濟改革。改革的過程是極為痛苦的,那段時間裡,中國十分困難,天災(洪水),外患(各國排華,台海),國恥(大使館被炸),內亂(輪子教),經濟震蕩(失業激增,金融危機)排著隊來蹂躪中國。天可憐見,我們總算是撐過去了。1999年之后,中國的經濟開始穩步增長。 打完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國 2003年正是美國實力最鼎盛的時期。剛剛打完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國威震列國。中國則調整了自己的外交政策,不算那麼反美的共青團派掌權。那段時間裡,中國對美日的直接挑舋基本是以穩住為主,隻要不挑戰核心利益,基本息事寧人。對美的直接挑舋,善於合縱連橫,到處拆台的團派鼓動伊核朝核問題(吸引美國注意),攪亂伊拉克(拖住美國),鼓動上合禁毒封鎖阿富汗(消耗美國實力),勸說伊朗用歐元做石油結算(離間歐美)。在多方面的牽制下,美國無力對中國施壓。沒有約束的中國經濟出現爆發式增長。中美幾次在金融上較量,最終在金融戰中引爆了次貸危機 重返亞太 2013年,美國重返亞太,為了備戰,防止美國武力威脅,強硬的太子黨掌權(七常委裡有三個,還有俞正聲和王岐山)。李克強雖然屬於共青團派,但本人十分強硬。國內的備戰氣氛愈加濃重。現有政策在我看來是一方面擺姿態恫嚇美國,意圖撐過2018年(這個時間節點在國內很多地方都多次提到,YST說的是2020年,差別不大),一方面真心備戰,以免真的爆發戰爭。(順帶一說,代理人戰爭能打起來的幾率不高,澳洲人普遍表示不想和中國打仗,如果美利堅自己親自上那就另說了)

Posted in China,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中國共產黨“七常委”

所謂“七常委”,指的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成員,上一屆有九個,本屆有七個,簡稱七常委。有哪些成員呢? 爲了更直觀,我會舉一些國外對應職位的例子來說明。 1、習近平 中國共産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簡單來說是:共產黨黨魁、國家元首、軍隊最高統帥。 2、李克強 國務院總理、黨組書記。 簡單來說是:政府首腦。 3、張德江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 可以理解成:眾議院議長。 4、俞正聲 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主席。 可以理解成:參議院議長。 5、劉雲山 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書記。 簡單來說是:黨務總幹事。 6、王岐山 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 可以理解成:廉政總署署長。 7、張高麗 國務院(第一)副總理(還有三個副總理),黨組副書記。 簡單來說是:政府第一副首腦。 說了這麼多,後面的幾位好理解,但是大家對國家元首(習)和政府首腦(李)的職責可能分不清,只知道一個老大一個老二(嚴格來說,排位上張德江是老二李克強是老三,但是實權上李比張大)。關於習李的職位就不能用國外的類比了,比如日本英國,元首是天皇女王,只起象徵意義,而實權在首相手裡。比如德國,總統是象徵,實權在總理。比如美國,沒有總理,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是一個人,所以權力是很大的。 對於習李,不存在誰是象徵誰有實權,他倆是中國最有實權的兩個人。在中國,最有權的職位有三個,共產黨黨魁、政府首腦、軍隊最高統帥(簡稱黨政軍),習佔了兩個,李佔了一個。他們在全國各級政府都有各自對應的人,比如省委書記、市委書記、縣委書記,意義上來講他們都是黨組織的分支人員(肯定都是黨員),對應習近平(共產黨總書記)。省長、市長、縣長,他們都是行政人員(意義上可以不是黨員但一般都入黨了),他們對應李克強(政府首腦)。各地方書記和行政首長相互制衡,不能一家獨大,他們並不是上下級關係,級別是一樣的,只是分管業務不同。但由於中國是共產黨領導政府,所以一般來講書記是一把手,行政長是二把手。 對於習李的具體分工,一般來說,李是政府首腦,掌管國務院,主要處理國家的日常行政事務。習有三個職位,平時一般他扮演的都是國家元首的角色,代表國家出訪,簽個協議,參加個什麽國際會議。對於他的黨魁的職務,他只是負責拍板決定的,下面有個專門替他辦事的機構,叫中央書記處,老大是書記處書記劉雲山。對於他的軍委主席職務,那又是一個系統,在此我就不多說了。所以說習既有象徵意義,又有極大的實權。 最後還想扯兩句軍隊內部的事,軍隊和地方政府架構也差不多,比如師長是軍事長官,主管作戰和訓練,類似於省長縣長,師政委是師裡邊政治首長,主管人事、後勤、戰鬥動員等,和書記一樣也是黨的下屬。但是和地方政府不一樣的是,在軍隊里軍事長官是老大,政委是老二。一般人認為中國是黨指揮槍,所以政委才是老大,這是錯誤的。假如說軍事長官不是黨員,那根據黨指揮槍肯定政委是老大,但現在軍事長官和政委都是黨員,就不存在誰指揮誰的問題了,每個層級的軍隊都有黨委會,比如團黨委,團長擔任書記,團政委是副書記。 這就是中國特色的軍隊雙首長制,他倆是平級,相互制衡,分工不同。這樣做的好處是避免了軍隊都是上下級關係,一旦長官決定投降,下面的人根本沒人敢反對,都跟著長官走。國共內戰時期,國民黨就幹過很多這種事情。政委雖然偏文,但絕不是不懂軍事,政委和軍事長官一樣都是從底層升上來的。舉個例子,抗日時期129師的師長是劉伯承,師政委是鄧小平,誰敢說鄧小平不懂軍事?一般的行動長官和政委要達成共識,如果達不成,那就要請示上級。如果情況緊急,那就聽長官的,但政委必須要向上級報告情況,以便事後賞罰。 出處:簡述大陸政治制度——七常委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http://city.udn.com/3011/5011476#ixzz2fMMsZ5sh

Posted in China,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 大西南戰略—中國大國雄心系列之南洋海盾

作者:勤王諸侯 《大西南戰略—中國大國雄心系列之南洋海盾》 一、中國的大西南戰略 狹義中的大西南為雲南、貴州,廣西,四川等省,而廣義的大西南則將中國的廣東涵蓋在內,擴展到中國周邊的老撾,柬埔寨,越南等外延國家。中國之大西南戰略手握東盟,規劃出一個以南海為核心的大貿易圈和緊密聯盟,營造以地中海為藍圖模板的新世界經濟極。對中國而言,大西南戰略為沉睡的中國西南貧窮省份拋光一個區域經濟集團,打造一個民族、宗教和諧熔爐,作為中國穩固海洋生命線的屏障,抵擋美日政經打擊中國崛起的戰略經濟緩沖區,確實是我華夏之金湯鐵盾。 中國經濟地緣之優越舉世罕見,能夠形成海洋區域貿易平台的就有三個,分別是環繞南中國海的東南亞區域、環繞東海的東亞區域和環繞日本海的東北亞區域。就經濟地理而言,任何一個區域都是經濟地緣中難得的財富聚集地。然而目前除了環東海區的長三角與日韓的經濟融合和發展程度較高以外,其它兩個區域中環南中國海區域發展程度較低,日本海區域合作(即東北亞一體化)尚未啟動。樂觀估計,三大海洋區域的高度發展勢必帶來中國綜合經濟實力的飆升,而中國在三大區域都作為主角參與經濟合作,地緣決定的歷史使命讓中國擔當核心國家啟動這些區域合作,成就未來的亞洲國家集團雛形。 大西南戰略的制度設計可以仿照歐盟或者上合模式,構筑環南中國海的國家集體防務,金融互助,自由貿易和投資框架,在中日韓東亞整合困難重重的期間先行開展未來亞洲國家捆綁發展的集團模式。彼此跨越邊界進行深度合作,將東盟被金融掃蕩后的經濟啟穩帶向高速發展,中國低成本工業體系的對外輸出以東南亞為最佳基地,以地區地利,在中國國內經濟投資主導轉向消費、投資雙軌發展的關鍵時段,以東南亞的投資驅動來互補中國消費結構轉型。中國國內目前倡導的泛珠三角經濟合作的艱難推進進一步証明了海洋區域產業和財富聚集的自然規律應當順勢操作而不是強力逆為,中國南方經濟圈升級發展的視野不應當局限在國內而應當在東南亞沿海國家的發展平台上長袖善舞! 以東南亞的社會經濟發展相對中國的滯后期實現珠三角地區的產業轉移和升級,同時廣西,海南獲得一次水漲船高發展契機,雲貴等接續腹地在環南中國海產業高地的吸引力下比較優勢得以開發,遠比局限在泛珠三角合作的前景更為波瀾壯闊。這一波國家間協同開發猶如在南海中巨星沖擊,其震蕩波不僅改變中國南方經濟圈,也將能量輻射到越南,馬來西亞和印尼等關鍵國家,化劍為犁,將南海這個黃金水道改造為財富通道。 二、大西南戰略的發展困境 中國的大西南戰略中率先啟動了珠三角經濟發展,並擁有香港這個金融中心,具備了區域經濟整合的厚勢,然而南中國海敏感的地緣歷史因素使區域合作共同繁榮涉及了太多歷史和現實障礙。越南印支聯邦的夢想被中國武力粉碎后在兩國正常合作中潛埋陰影﹔馬來西亞和印尼的伊斯蘭宗教勢力沖擊著國家間的文明信任﹔新加坡的美國背影橫亙在區域合作制度安排中﹔台灣的獨統威脅暗藏殺機﹔日本伸手東南亞與中國明爭暗斗﹔南海主權劃分擱置不定等等讓環南中國海政治經濟合作步履艱難。南中國海突出的戰略地理位置還成為大國角斗的戰場,英法殖民者離開了,美蘇大國爭霸又在這裡激烈上演﹔放下政治刀槍,經濟殖民和掃蕩又興起,日本雁行經濟模式帶動了東南亞國家的發展,卻在金融風暴面前不堪一擊。歷史賦予中國燙平彼此隔閡,以和平姿態大國卵翼東南亞區域合作繁榮。然而實現中國構想的大西南戰略注定要經歷驚濤駭浪。 在環南中國海地區中兩個樞紐國家和地區的動向至關重要:台灣和新加坡。台灣連接兩大經濟圈,位處環東海繁榮圈和環南中國海繁榮圈的關鍵樞紐位置,由於其現被大國角力撕扯,防務安全保障處於恐怖平衡中。一旦台灣納入中國安全圈中則牽引日韓轉向中國合作,逼迫日本回歸亞洲啟動東北亞一體化戰略應手,從而實現兩大經濟圈資金流,技術流和貿易流的暢通合龍外溢財富倍增效應。台灣穩定則顛覆東亞的美國主宰勢力,使得與美國背靠背的國家如日本、菲律賓等從騎牆投機轉入義無反顧的東亞一體化即亞洲國家聯盟的建設中,東方文明的創造力隨著亞洲經濟力,制度力的質變而勃發,從而轉變歷史形成的西風壓倒東風的世界格局。本地區另一關鍵角色新加坡作為馬六甲海峽的轉口港,地理位置卓絕,歷史上被美國在東南亞地區大國爭霸中選為代理人監控地區生死線,獲得極多戰略利益變身發達國家,因此對於本地區中國主導的合作新加坡天生陽奉陰違。對馬來西亞和印尼而言,新加坡中心地位不僅未發揮領頭羊作為,反而吸聚財富桎梏這些國家的發展空間,因此以泰國平衡新加坡的牽制作用捆綁其參與地區合作發展勢在必行,未來沖突斗爭最激烈的大場發生在這個華人為主的國家絲毫不奇怪。新加坡的爭奪斗爭將考驗著中國人和東南亞人的智慧,攸關地區國家前途和新亞洲聯盟的命運,中國與美國霸權的較量將在這裡碰撞出最慘烈的火花。 在中國大西南戰略中作為主角的國家分別是中國,越南,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樞紐國家和地區為新加坡和台灣,這些國家和地區的發展和繁榮富強是地緣注定的,任何扭曲這樣願景的作為都是逆勢的螳螂擋臂和不合理的大國制度安排。其中最明顯的是泛太平洋經合組織(APEC),將環南中國海的財富增長極的小平台合作擴展到整個太平洋沿岸國家合作的大平台中,引入區外的大國勢力和牽制力量分散區域合作資源和力量,將平靜的南中國繁榮之海導入到動蕩的颶風之洋。對中國而言,中國—東盟合作論壇的10+1模式和東盟引入韓日后10+3模式都是為掙脫前期美國安排的合作框架APEC的束縛。更為詭異的是在2005年的東亞峰會更將新西蘭,澳大利亞,印度和俄羅斯等國家一並拉入,在這個亞洲漩渦中攪起滔天巨浪,環南中國海國家最需要的經濟合作和防務框架始終不能順利分娩,中國的大西南戰略光明的前途總是伴隨著曲折的道路。 三、大西南戰略的國家復興 世界風雲際會,正在醞釀著以亞洲崛起為主題的深刻歷史大變局,對美好未來的憧憬和殘酷的現實激勵著區域內的國家彼此握手,共同制定關乎國運的前途設計。中國—東盟合作論壇的組織日趨完善成熟,區域經濟合作胎生的自貿區的建立指日可待,南海宣言的多邊共識暫時形成地區安全框架,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環南中國海國家集團呼之欲出。中國的聯盟加入不同與東盟內部國家間合作,十國中沒有主導國家整合地區經濟和安全,防范金融危機等國家風險,彼此制肘形同散沙,地區合作中國需要可靠的盟友啟動雙核心模式領導環南中國海合作。 越南在中國—東盟合作論壇中脫穎而出,隱然擁有了拉手中國,召集眾國的實力,中越傳統友誼的回歸使中國在環南中國海區域合作中有了默契舞伴,新加坡的三心二意無奈淪落配角與馬來西亞,印尼捆綁發展並與印尼競爭地區通道主導權獲得最大的中國利益。而泰國作為地區穩定基石整合緬泰聯系。 越南在環南中國海區域合作中關鍵的作用的回歸不僅使老撾,柬埔寨等窮國得以成為中國西南省份貿易走廊搭乘中國快車,也為雲南,四川、貴州等中國內陸省份提供最短貿易出海口。血緣相近,歷史相連的這些區域跨越國界聯系在一起,以經濟發展和社會和諧提升地區的繁榮福祉。近期在中國南寧召開的中國——東盟合作論壇就體現了這樣的合作之光。假以時日,中國—東盟合作論壇如上海合作組織一樣成長為新的地區國家集團組織,以經濟整合為主,以安全框架為基礎,各國共同繁榮的局面在中國的護翼下成型,前景令人期待! 中國大西南戰略的成功實施,意味著環中國海國家共同市場的形成,這意味著中國以和諧世界理念重構世界實踐的成功嘗試,跨越宗教障礙,撫平歷史創傷,攜手共進的區域合作局面提升中國在世界事務處理中的權威和能力歷練。經濟互補,貿易互進的格局加速珠三角地區的產業升級和經濟輻射,也帶動了四川、雲南和貴州等地的海洋貿易,泛亞鐵路的開通將中國經濟腹地與臨近經濟活躍地區連接在一起實現共同繁榮。這場以中國復興引發的地緣格局的大變動考驗著新世紀的新亞洲人! 這是我在06年國觀寫的覺得和樓主有共鳴處,輕簡評一下我以前的一些想法。謝謝 天涯论坛 国际观察 国际关系

Posted in China,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Repost] 台湾问题

楼主:鄙视抢沙发的 其实于我的本意本来是想直接告诉大家台湾迟早会回归的,然后绕过这个问题的。这个问题太敏感,说多了上面不高兴,台湾“人民”不开心,板油们也会扔砖。不过已经讲到这份上了,不讲讲也说不过去,就大概说一下好了。 我曾经说过如果算起来,西Z有可能算是最后纳入中国的土地。其实台湾纳入中国的时间也很靠后。让我们先大略了解一下台湾开发的历史。 台湾本来的原住民就是我们所说的高山族,也就是国际上所说的“南岛民族”。简单说就是居住在南太平洋那些小岛上的原始民族,从人种的角度来说不属于东亚民族。 尽管台湾距离大陆的距离并不算遥远,但由于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陆权国家,对海外的土地一直不感兴趣,因此除了少数民间移民外,一直到明朝末年都没有大规模移民台湾。史书最早关于台湾的记载是孙权派了一万士兵上去探路,结果发现没什么油水,抓了几千原住民回去交差了事(据说因为投入与产出严重不符,领兵的将军还受到了严厉的处分)。 真正台湾受到重视是到了明朝末年,我们知道明朝初年,郑和曾七下西洋,现在关于永乐皇帝为什么要派郑和出海争论很多。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时的政治家们并没有因此而发现海权的重要性,郑和事件只是作为一个意外事件被历史湮没了,官方重又下达了禁海令。 但沿海的居民已经尝到了海外贸易的好处,所以并不愿意回去种地或只在海边打打渔。于是走私与反走私成了明朝中后期的一大项重要活动。由于当时的贸易对象主要是日本,所以出于维护共同的利益,这些明朝的“赖昌星”很自然的和日本人结合在了一起,携手武装反对阻档他们财路的大明政权。这也就是正史所说的“倭寇”,可以让爱国青年们聊以自慰是,在明代“倭寇”的头基本都是中国人,日本人大都是做马仔的。 这场战争最终以明朝政府的胜利而告终,但这并不意味着海上走私活动有所减少,只是由于丰臣秀吉在朝鲜被明朝打怕了,而对日本人下达了禁令。既然日本人已经基本不参与这种武装走私行为了,也就不好再把“倭寇”的帽子扣在这些强悍的水手身上了。 至于明朝与“倭寇”们的战斗究竟应该如何定性,现在史学界有不同的声音,不过这并不在我们今天的讨论范围。我们所要注意的是正是这场走私与反走私的战争凸显了台湾的战略地位,开启了大陆对台湾的第一波开发热潮。 在日本人还在参与走私行为的时候,日本南部的沿海地区是不错的基地。但在日本人退出以后,中国方面的“海商”们需要另外再找寻一个根据地了。(最后一次有史记载的“倭寇”事件时间是1624年) 1606年做为新一代的“海商”代言人——郑芝龙出生了,我们无从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从事“走私”这份有前途的职业的,我们只知道他最初的老大也是把基地设在日本的。不过在他18岁那年,也就是1624年,出于我前面所说过的原因,他将根据地搬到了台湾。那时候他已经自己做了老大了。由于郑芝龙入行的时候“倭寇”这个名词已经不流行了,因此他很幸运的没有被贴上“倭寇”标签,而是被称做“海商”或“海盗”。不要小瞧了这种分别,前者事关民族大节,后者说不定会被当作反抗阶级压迫的英雄(虽然从实际行为上两者并没有区别) 不过年轻时候的日本之旅也并非没有在郑芝龙同志身上留下一点纪念。最起码他娶了一个日本妻子,这个妻子为他生下了一个足以影响世界历史的重要人物——郑成功。母亲的国籍并不能影响郑成功做为华夏民族英雄的的形象。在父系社会母亲的血统并不重要,事实上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日籍的妻子并不会去试图影响丈夫和孩子的价值观(在抗日战争时,有很多嫁给中国人的日籍妻子都将自己视为中国人) 在郑芝龙到达台湾的同一年,荷兰人也到达了台湾。其实作为当时的海上强国,荷兰人已经1601年就试图打开中国的大门,并象葡萄牙人那样在中国沿海获得一块根据地了。他们开始选中的目标是离大陆更近的澎湖列岛,不过大明水师在与“倭寇”的战斗中已经成长了起来,荷兰人的几次试探都已失败而告终。 不过大明水师也仅满足于将荷兰人赶离澎湖,双方最终达成合解(1624年)。荷兰人不再侵扰澎湖,而大明朝廷也放任其将基地设在台湾。对于明朝来说,那块地方还太遥远了,何况当时陆地上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郑芝龙当时还只是海盗,所以对于荷兰人并无对抗的实力。所以便带着所有家当回到了大陆继续做他的老本行。不过在大陆做这种犯法的营生毕竟不比在海外,总是要担心被官兵操底。当然办法也不是没有,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也来做官兵。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自从《水浒》诞生后,它就一直被山大王们做为教育用书而收藏着。山上的大王可以学,那海上的大王当然也可以用。所谓小尼姑的头,“和尚摸得,阿Q也摸得”。 好在官府最近被北边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也正好想“以盗制盗”,双方一拍即合,郑同志就摇身一变成了明朝的总兵官(1628)。穿上了官衣总得做出点成绩吧。于是昔日的兄弟们纷纷成了郑芝龙的手下败将,识相的也共同做了官军。 官府收郑芝龙除了对付海盗,更主要的还要防荷兰人。这也正合郑芝龙的意,有了官府做后盾腰杆子自然硬了不少,1633年郑芝龙于福建沿海金门海战击溃荷军舰队。不过商人就是商人,如何利益最大化才是他们最关心的。最终郑同志和荷兰人达成合解,共同开发台湾,也共同垄断对日贸易。 海盗出身的郑芝龙其实并不信任政府,如何在海外经营一块自己的根据地才是他最关心的。于是大陆第一次大规模的向台湾移民开始了,在最初的几年便达到了数万之众。而当时荷兰人在台湾只有几千人。 随后的历史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了,基本的脉络是郑成功退守台湾,赶走了荷兰人,开始了第二拔的大规模移民。1683年施琅收伏台湾,又开始陆陆续续向台湾移民,到1811年移民人数总计180余万。到了1853年太平天国进入长江中下游地区,由于战乱,大陆地区又掀起了一波移动高潮。及至1905年台湾被割让给日本,台湾转而开始接收日本移民。1945年国军接收台湾将日本势力清除出去,并随后开始了最后一波的移民高潮。 从这段历史大家可以看出,大陆对台湾的大规模移民起至17世纪30年代,止于1949年,期间大约310年左右。从这个角度可以说目前台湾人都是“外省人”,只不过是时间先后问题。但这么长的时间足以造成对大陆地区的心理认同的深浅度,这一点稍后讲到。 从图上可以看出,台湾的整个地形是一片叶子形,但由于中间大部分地区为山地地形,所以适合耕种的土地集中在西海岸,北细南宽,整体呈香蕉形。东海岸也有很窄的一条平原地带,但面积过小,不适合大规模居住。 因此,无论是荷兰人,还是郑氏家族最初的开发地点都集中在南部。也就是集中在现在的台南一带,最北到嘉义。这一带的地理名称叫“嘉南平原”。如果说台湾归清以前的移民开发了台南地区,那么清朝继续向北拓荒,开始了台中地区的开发,这一时期的移动多其中于台中地区。 清中期台湾继续向北开发,政治中心也逐渐向台北地区转移。1875年沈葆桢建台北府,统管台湾行政。可惜尚未得到充分开发,20年后台湾即被割让给了日本。日本仍以台北为行政中心,日本移民也多集中于此。到了1945年国军接收台湾后,新一波的大陆移民应该说遍布台湾,但在台北最为集中(一为行政中心,二有日本撤出后的空间)。 另外在这一时期,台东那一条狭窄的平原地区因为新移民的到来,而充实了人口。不过人受地理条件所限,人口数量不是很多。 因此从开发的顺序我们大致可以看出,最早的移民开发地点主要集中在台南地区(嘉南平原);而清早期的移民则在台中地区较多。及到清晚期及1945年以后的移民在台北地区和台东地区比重较大。 这样就造成一个现象,越往南地区对于中国(或说大陆)的认同度越低。移民时间越短,相对来说对大陆地区的记忆越清晰。 目前的台湾由于民进党当政时期强化了新老移民的区别,因此使得党派之争很大程度上成了划分与大陆关系远近的标尺。 附:2004年与2008年台湾地区地方领导人选举图 从这两张图上可以看出,相对与大陆亲缘关系更近的台北、台东地区为泛蓝的根据地;而嘉义以南的台南地区为泛绿根据地。而介于中间的台中地区则成了双方争夺的摇摆地区,偏向哪一方,哪一方就胜出。 这种地缘格局的形成从深层次理解是与移民开发的时间相对应的。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原因则是经济上的。 台湾南部之所以成为最早被开发的地区,是因为平原较大,适合农业生产。这也造成早期的移民中农业人口比例相对较高。 而后期的政治中心转移到台北,1945年以后从大陆入台的人员约有120万,这样多的移发势必会挤占原有移民的生存空间。加上1945年以后台湾的政治与工商业主要掌握在新移民手上。原有的移民与新移民爆发矛盾也就在所难免。 总得来说移民开垦的重点是由南自北的,这也很好理解,在人口较少的时候,人们总是选择最容易的地方开发。在这里只是说一个大趋势,或说大规模人口迁移的方向。并不是说在郑芝龙开发之前就没有移民了,也不是说在初期开发台南的时候就没有人去台北了。 最初的移民还是延续中国传统的农业迁徙方式,即寻找最适合耕种的土地。但到了清朝末年,随着东方古典时代的即将结束。影响人口流动的因素也发生了变化。 这一时期由于西方的贸易扩张,港口变得比农田更加能够创造工作机会了。在南部,台南原有与大陆沟通的港口已经由于淤塞不堪大用。好在再往南一点分割“嘉南平原”与“屏东平原”的阿里山脉延伸至海洋,造就了一个天然良港——高雄港(良港后必有山,否则海岸线太过平滑,无法停泊大吨位船泊)。因此台南地区得以获得新的发展机遇。 在台湾北部,由于可耕种土地没有南部多,因此人口密度也没有南部高。但随着海运时代的到来,位于台湾岛顶端的基隆港被开发了出来(1886年)。而其身后的台北平原则在稍早的时间建立了台湾新的行政中心——台北市(1874当时称台北府)。也许当时清政府选择将行政中心建在盆地当中而未建在再靠西一点的平原上是出于多种原因(比如安全,土地的所有权)。但基隆港与台北的确形成的类似北京——天津的关系(即行政中心加港口)的确使得后期的移民向台北地区集中。这种政商合一的优势在目前仍在继续,台南的人口仍在不断的向台北地区集中。 上一张台湾的地形图。台湾中间为的山脉全称为“中央山脉”,从东到西又可细分为阿里山脉——玉山山脉——中央山脉。在西海岸又单独生成了一条“台东山脉”。平原地区主要分部在沿海地区,由于中央山脉是偏西生成的,所以平原主要集中在西部,特别是西南部。台中和台北地区都是以盆地为中心,盆地内外有小块平原。这也就很好的解释了早期的移民为什么先开发了南部的平原,人总是从容易的事情做起的。 台湾岛内的地缘情况大致就是这样,目前大台北地区约有800多万人,台南地区约有600万人,整个台湾地区约2200万人。人口向北集中化的趋势明显。如果从两岸统一的角度来看是件好事。因为移民时间的长短只是区分与大陆心理距离的一个指标,另一个更有现实意义的指标是与大陆经济的关联度。 我们知道同样是从与大陆长期处于分割姿态的香港就没有独立倾向,你并不能就此认为广东人比福建人更爱中国(香港大部分是从广东移民,台湾则从福建较多)。这是由于香港与大陆的地理距离太近,开发也较晚,使得大部分的香港人目前在内地仍有三代以内的亲属(1946年香港仅60万人口,1949年激增至186万。1959年超过300万,目前约700万);另一方面香港的面积较小,在很多方面必须依靠大陆的供给,无法象台湾那样可以形成自给自足的系统。这种地缘上的区别,造成了你会经常听到台独,而很少有人说港独。 既然台湾目前可以独立生存,在地缘上又可以不受大陆影响,那么是不是说台湾就一定会独立呢?结果当然不是这样的,一个地区能否独立并不只取决于自身的原因,还要看你与周边邻居的关系。让我们把视线再抬高点,从整个东亚(包括东南亚)的角度来审视一下台湾的地缘位置。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Economics, Politics, Taiwan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