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3

[Repost] 曼德拉:一个被西方杜撰的“传奇”

UDN: 曼德拉:一个被西方杜撰的“传奇” 按語:他原本想通過武裝斗爭推翻南非當局,但失敗了﹔然后在美國中情局的協助下,他被逮捕並被囚禁27年﹔出獄后他選擇投靠西方,並“寬恕”那些曾迫害他的人,當然也包括曾支持南非種族隔離政權的美國和英國,因此,他被西方包裝成“英雄”。他就是南非首位黑人總統,被奉為“國父”的納爾遜•曼德拉。 但我不明白,一個武裝斗爭的失敗者,一個因坐27年牢而對南非沒有多少實質影響的人,一個把南非領導的比古巴還要貧困的領導人,其成就不要說與毛澤東相提並論,即便與卡斯特羅相比,都會相形見拙,為何會被西方媒體包裝成“傳奇、英雄和偉人”。 曼德拉去世后,國內外媒體都給予高度評價,央視更是連篇累牘的播放其生平事跡,百度也匪夷所思的將有關他的詞條染成灰色,還有人把他與毛澤東相提並論。其實,曼德拉並不像媒體宣傳的那麼偉大,許多媒體對他的評價都言過其實。 一、武裝斗爭的失敗者 曼德拉雖於1944年加入主張“非暴力斗爭”的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簡稱非國大),並於1952年出任非國大執委、德蘭士瓦省主席、全國副主席等職,但由於曾多次目睹南非當局對黑人的殘酷鎮壓,因此,不顧非國大其他領導的強烈反對,毅然放棄“非暴力斗爭”路線,於1961年9月創建非國大軍事組織“民族之矛”,並出任總司令,走上了武裝革命的道路。“民族之矛”在約翰內斯堡等地制造了一系列爆炸事件,曼德拉因此被南非當局和美國中央情報局視為惡魔,並於1962年被捕入獄,開始了長達27年的牢獄生活。 沒想到媒體卻刻意把曼德拉打造成“非暴力主義”的信徒,以否定馬列主義的“暴力革命”和“武裝斗爭”學說,中國媒體更是緊跟西方、以訛傳訛。其實,曼德拉從來不認為非暴力是他的信仰,他一再強調:“不能把非暴力看作是一種神聖不可違背的原則,而應當把它看作一種根據形勢需要而使用的戰略戰術”,可見,媒體的宣傳是多麼荒唐! 二、27年,“非暴力主義”失敗的標志 從1962年10月入獄,到1990年2月出獄,曼德拉在獄中度過了27年。27年是個什麼概念呢?中國共產黨從成立到武裝奪權,僅用了28年﹔卡斯特羅從第一次參加武裝斗爭到成功奪權,僅用了10年。可見,27年可以干很多事情,而曼德拉卻在獄中度過,外人很難想象,這27年間他會對南非產生多少實質性影響。因此,許多媒體對他的宣傳過於夸張。 另外,為什麼在長達27年的時間內,非國大不能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呢?因為該組織選擇了“非暴力斗爭”而不是“武裝斗爭”!如果從南非1948年推行種族隔離制度算起,並將曼德拉1994年當選總統作為南非廢除種族隔離制度的標志,這意味著,“英雄”的曼德拉及非國大,至少用了整整46年,才廢除了倒行逆施的種族隔離制度,其原因還在於非國大選擇了“非暴力斗爭”。 有人會疑惑,曼德拉不是也在進行武裝斗爭嗎?曼德拉確實曾搞過武裝斗爭,很可惜,這條路線隨著他被捕入獄而被非國大放棄了,“民族之矛”雖然一直在堅持斗爭,但由於非國大主要領導人不予支持,使該組織勢單力孤,很難對南非產生決定性影響。 有人反駁說,暴力革命會殺死很多人,破壞社會秩序。這其實涉及到“長痛”和“短痛”的關系,暴力革命看似殘酷,但能在短期內推翻種族隔離制度,實現政權更替,讓南非步入快車道﹔“非暴力斗爭”看似溫柔,卻讓南非種族隔離政權苟延殘喘數十年,而在這數十年中,他們曾迫害成千上萬的黑人,制造不計其數的人間災難。 三、美英支持南非當局的真相 美英為什麼要支持南非種族隔離政權?英國原是南非的宗主國,即便該國實現“共和”,與母國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加上掌權的白人因是英國移民后裔而傾向英國,因此,英國支持南非當局實屬必然。 可美國為什麼也支持呢?其一,美國當時在推行種族隔離制度,因此,為維護白人利益,美國必須支持。其二,源於中蘇對非國大和曼德拉的支持。當時,中國和蘇聯出於反對種族隔離制度和支持被壓迫人民革命的道義需求,選擇支持非國大和曼德拉反抗南非當局,因此,媒體說“曼德拉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並不為過。而美國為遏制所謂“共產主義擴張”,便決定同南非當局站在一起,甚至在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后,依然如此。 卡特時期,由於美國推行人權外交,曾與國際社會一道制裁和譴責南非,但裡根上台后,為了同蘇聯爭霸,便再次無條件庇護南非,如他上台伊始就聲稱:“絕不拋棄南非這樣一個戰略上對自由世界至關重要的國家”,並多次否決安理會制裁南非的決議,以至於“南非領導人無論做了什麼事情,他們都相信不會受到華盛頓的懲罰”。 美英的袒護使得南非在推行種族隔離制度、鎮壓黑人反抗方面有恃無恐,並於1985年7月和1986年6月,先后宣布在部分和全國地區實施《緊急狀態法》,公然鎮壓南非人民的反抗運動。南非當局的倒行逆施引起全球震動,各國迅速掀起一股支持曼德拉、譴責南非當局的浪潮,連與美英同處西方陣營的許多歐洲國家,都頗有微詞,一些美國議員也開始對裡根政府的南非政策提出強烈質疑和尖銳批評。 裡根政府迫於形勢,開始對南非當局施壓,並與非國大等政黨接觸對話。尤其是1986年6月,南非當局無視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悍然在全國實施《緊急狀態法》后,美國參眾兩院不顧裡根政府的反對和阻撓,通過了嚴厲制裁南非的法案。在這種形勢下,隨著戈爾巴喬夫推行所謂的“新思維”,美蘇關系也大幅緩和,美國這才逐漸調整過分偏袒南非的做法,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初見曙光。 可見,南非之所以能廢除種族隔離制度,既離不開南非人民和非國大堅持不懈的斗爭,也離不開中蘇和國際社會對非國大的支持和南非當局的制裁,同時也是國際格局演變的結果。無限吹捧曼德拉及非國大“非暴力斗爭”的作用和意義,而無視國際社會的努力和美蘇緩和的影響,無疑是錯誤的、荒謬的! 四、寬恕,隻是無奈的選擇 許多媒體在“造神”時,都在大肆吹捧曼德拉的“寬恕”。其實,曼德拉此舉實屬無奈。首先,他出獄時,蘇聯已日薄西山,美國和西方勝出的勢頭日趨明顯,因此,他不可能投靠蘇聯,而要投靠西方,就必須寬恕南非當局及其曾經的靠山美英等國﹔其次,曼德拉雖然很有威望,但執政的仍是白人,如果清算白人的罪惡,曼德拉和非國大既缺乏實力,也不會被國際社會允許。因此,他隻能選擇寬恕,並讓那些倍受欺壓的黑人同胞也同樣選擇寬恕,但結果是,讓許多罪惡滔天的白人逃脫了法律制裁,正義得不到彰顯,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五、不貪戀權勢,純屬媒體意淫 某些中國媒體大張旗鼓的贊揚曼德拉不貪戀權勢,但真相卻是,曼德拉做完第一任總統,已是81歲高齡的老人,如果連任,將在86歲卸任,並成為有史以來最老的總統。而27年的牢獄生活早已摧毀了他的身體,使他無法應付繁忙的國事,更沒精力處理南非堆積如山的問題。因此,曼德拉堅持隻任一屆,是種很現實的選擇,並不像媒體吹噓的那麼偉大。 六、曼德拉領導下的南非,其實遠不如被美國封鎖52年的古巴 在中國媒體眼中,那個曾被曼德拉領導,並被西方媒體捧為“新興國家”的南非,無疑是顆耀眼的明星。但真相卻是,南非人均GDP僅與被美國封鎖52之久的彈丸小國古巴相當,而且僅有42%的人有工作,加上政府腐敗嚴重,因此,南非的貧富差距遠超古巴,社會治安極度惡化,其中,有12%的人患艾滋病,38%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凶殺、強奸率高居世界第一,每年有1100萬人(佔人口四分之一)被搶劫、謀殺和強奸,被稱為“危險之邦”。 七、1000萬英鎊,曼德拉巨額遺產成謎團 這些天,媒體在紀念曼德拉時,卻都在有意回避一個問題,即曼德拉身后的1000萬英鎊遺產從何而來?按理講,曼德拉被監27年,其子女在南非當局推行種族隔離制度期間,不可能像正常人那樣經商從政,即便從1990年2月出獄算起,曼德拉為何能在短短23年內,積累巨額財富,至今是個謎團。 總之,曼德拉的前半生一直在與南非當局和西方對抗,然后在監獄中度過27年,最后在風燭殘年之際投靠和順從西方,並對南非白人和美英等國的罪惡既往不咎,成功的保住了西方的顏面,因此被西方包裝成“傳奇、英雄、偉人”。可如果他像毛澤東、卡斯特羅那樣雄才大略,把美國殺的丟盔棄甲,估計西方媒體會對他恨之入骨,並將其渲染成食人惡魔。 好在曼德拉有自知之明,他除自曝在獄中靠毛澤東著作汲取精神食量外,並在1991年訪問古巴時高呼“古巴革命萬歲!卡斯特羅萬歲!”,不知那些拼命抹黑毛澤東和敵視古巴的西方和國內“西化派”媒體聞訊后有何感想。 由此可見,曼德拉的一生不算成功,更談不上偉大,他資質平平,但懂得順勢而為,因此,隻能算是個聰明的領導人。而美國和西方借“神話”曼德拉,成功的塑造了一個符合西方利益的“假神”,並讓他充當西方演變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中國的工具。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Repost] 中共三大派

from 简述大陆政治制度 (2) 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021498 太子黨 第一派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太子黨”,內涵不用解釋了吧。人員包括現在的國家主席習,被拉下馬的薄,俞正聲和王岐山,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某種程度上算是太子黨。太子黨屬於共黨中最正統的一派(又稱毛左),在軍隊中擁有大量人脈,受黨內和軍隊支持。這一派因為仕途大體上順風順水,繼承自祖輩的政治勢力強大,所以在政治上對外強硬(如最近對南海,東海的強硬態度),對內講究權威統治(微博抓謠行動)。行動上反美(上幾代就是死敵),親俄(因為也反美,而且上一代也有過友誼),拉歐(因為歐債,歐洲對美頗有怨言),反腐反黑(挖祖先基業的事情),思毛(毛爺爺打的天下)。 共青團 第二派是上屆比較火的共青團派(團派),具體指出身共青團中央或者相關組織的人。這一派人大多出身底層,講求實利,擅長合縱連橫(本身實力偏弱),由於出身底層,在政府內部缺少盟友,所以更加親近民眾(甚至有過違反原則,鼓動人民進攻政府,逼迫企業讓步),主張自由,提倡實業經濟。共青團派受到國內企業的支持。人員包括上一屆的胡溫,這一屆的李克強,劉雲山還有汪洋。這一派外交上近美(對美依然有抵觸,這主要來源於民意,畢竟是對手),連俄(因為反美,而且有石油),親歐(經濟強大,“雞蛋分籃放”),對美盡量避免直接沖突,更多的是在國際問題上挖美國的牆角(離間歐美),金融問題上使絆子(次貸危機和中國脫不了關系)。對內因為缺乏政治實力,對政治利益團體軟弱。執政期間經濟出現爆發式增長,但是由於缺少管制能力,中國的經濟體系一度十分混亂。 上海派 第三派則是曾經稱霸官場,現在有些式微的上海派(海派),有時候也叫江派。大家看到這應該明白我指的是哪個派系了。成員自然是已經退休的江澤民,和那一屆絕大部分的常委如賈慶林、李長春、吳官正、周永康等人,還有這一屆的張德江和張高麗。這派人主要出身上海一帶,和金融企業關系很近,政治上依靠官僚和金融企業。由於幾次金融危機,海派人士基本對美採取敵視態度,但是為了出口,對美也有溫和的一面。基本上外交拒美近俄(當是中國是弱國,在歐洲影響力很弱),對內主張經濟改革,減員增效。為后來經濟快速發展提供了基礎,但是也造成了貧富分化的問題。 在毛執政期間和鄧正式改革開放以前,這三派共治的情況還沒有出現,所以我也不談那段歷史了。太子黨本身就是繼承上一代的政治實力,在紅二代,紅三代出現以后就開始進入政壇,也沒什麼好講的。比較重要的時間點是胡耀邦和趙紫陽上台,共青團派開始出現。當時的思潮中,“發展才是硬道理”,大陸開始全面向美國學習。胡趙在政治上頗為親近美國,於是被推舉為國家主席,美國的政治影響力也開始滲入國內,直到89事件。 89 89意圖顛覆中共政權的行為激怒了政府,趙紫陽被迫下台,中共內部也開始反思全面親美的行為。政府開始對美國提防,又不願意重回權威時代,主張拒美,也同時主張經濟改革的上海派走入政壇。在多次與外部(台海危機)和內部(輪子教)勢力的較量之后,海派站穩了腳跟,開始著手經濟改革。改革的過程是極為痛苦的,那段時間裡,中國十分困難,天災(洪水),外患(各國排華,台海),國恥(大使館被炸),內亂(輪子教),經濟震蕩(失業激增,金融危機)排著隊來蹂躪中國。天可憐見,我們總算是撐過去了。1999年之后,中國的經濟開始穩步增長。 打完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國 2003年正是美國實力最鼎盛的時期。剛剛打完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國威震列國。中國則調整了自己的外交政策,不算那麼反美的共青團派掌權。那段時間裡,中國對美日的直接挑舋基本是以穩住為主,隻要不挑戰核心利益,基本息事寧人。對美的直接挑舋,善於合縱連橫,到處拆台的團派鼓動伊核朝核問題(吸引美國注意),攪亂伊拉克(拖住美國),鼓動上合禁毒封鎖阿富汗(消耗美國實力),勸說伊朗用歐元做石油結算(離間歐美)。在多方面的牽制下,美國無力對中國施壓。沒有約束的中國經濟出現爆發式增長。中美幾次在金融上較量,最終在金融戰中引爆了次貸危機 重返亞太 2013年,美國重返亞太,為了備戰,防止美國武力威脅,強硬的太子黨掌權(七常委裡有三個,還有俞正聲和王岐山)。李克強雖然屬於共青團派,但本人十分強硬。國內的備戰氣氛愈加濃重。現有政策在我看來是一方面擺姿態恫嚇美國,意圖撐過2018年(這個時間節點在國內很多地方都多次提到,YST說的是2020年,差別不大),一方面真心備戰,以免真的爆發戰爭。(順帶一說,代理人戰爭能打起來的幾率不高,澳洲人普遍表示不想和中國打仗,如果美利堅自己親自上那就另說了)

Posted in China,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