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大西南戰略—中國大國雄心系列之南洋海盾

作者:勤王諸侯 《大西南戰略—中國大國雄心系列之南洋海盾》

一、中國的大西南戰略
狹義中的大西南為雲南、貴州,廣西,四川等省,而廣義的大西南則將中國的廣東涵蓋在內,擴展到中國周邊的老撾,柬埔寨,越南等外延國家。中國之大西南戰略手握東盟,規劃出一個以南海為核心的大貿易圈和緊密聯盟,營造以地中海為藍圖模板的新世界經濟極。對中國而言,大西南戰略為沉睡的中國西南貧窮省份拋光一個區域經濟集團,打造一個民族、宗教和諧熔爐,作為中國穩固海洋生命線的屏障,抵擋美日政經打擊中國崛起的戰略經濟緩沖區,確實是我華夏之金湯鐵盾。

中國經濟地緣之優越舉世罕見,能夠形成海洋區域貿易平台的就有三個,分別是環繞南中國海的東南亞區域、環繞東海的東亞區域和環繞日本海的東北亞區域。就經濟地理而言,任何一個區域都是經濟地緣中難得的財富聚集地。然而目前除了環東海區的長三角與日韓的經濟融合和發展程度較高以外,其它兩個區域中環南中國海區域發展程度較低,日本海區域合作(即東北亞一體化)尚未啟動。樂觀估計,三大海洋區域的高度發展勢必帶來中國綜合經濟實力的飆升,而中國在三大區域都作為主角參與經濟合作,地緣決定的歷史使命讓中國擔當核心國家啟動這些區域合作,成就未來的亞洲國家集團雛形。

大西南戰略的制度設計可以仿照歐盟或者上合模式,構筑環南中國海的國家集體防務,金融互助,自由貿易和投資框架,在中日韓東亞整合困難重重的期間先行開展未來亞洲國家捆綁發展的集團模式。彼此跨越邊界進行深度合作,將東盟被金融掃蕩后的經濟啟穩帶向高速發展,中國低成本工業體系的對外輸出以東南亞為最佳基地,以地區地利,在中國國內經濟投資主導轉向消費、投資雙軌發展的關鍵時段,以東南亞的投資驅動來互補中國消費結構轉型。中國國內目前倡導的泛珠三角經濟合作的艱難推進進一步証明了海洋區域產業和財富聚集的自然規律應當順勢操作而不是強力逆為,中國南方經濟圈升級發展的視野不應當局限在國內而應當在東南亞沿海國家的發展平台上長袖善舞!

以東南亞的社會經濟發展相對中國的滯后期實現珠三角地區的產業轉移和升級,同時廣西,海南獲得一次水漲船高發展契機,雲貴等接續腹地在環南中國海產業高地的吸引力下比較優勢得以開發,遠比局限在泛珠三角合作的前景更為波瀾壯闊。這一波國家間協同開發猶如在南海中巨星沖擊,其震蕩波不僅改變中國南方經濟圈,也將能量輻射到越南,馬來西亞和印尼等關鍵國家,化劍為犁,將南海這個黃金水道改造為財富通道。

二、大西南戰略的發展困境
中國的大西南戰略中率先啟動了珠三角經濟發展,並擁有香港這個金融中心,具備了區域經濟整合的厚勢,然而南中國海敏感的地緣歷史因素使區域合作共同繁榮涉及了太多歷史和現實障礙。越南印支聯邦的夢想被中國武力粉碎后在兩國正常合作中潛埋陰影﹔馬來西亞和印尼的伊斯蘭宗教勢力沖擊著國家間的文明信任﹔新加坡的美國背影橫亙在區域合作制度安排中﹔台灣的獨統威脅暗藏殺機﹔日本伸手東南亞與中國明爭暗斗﹔南海主權劃分擱置不定等等讓環南中國海政治經濟合作步履艱難。南中國海突出的戰略地理位置還成為大國角斗的戰場,英法殖民者離開了,美蘇大國爭霸又在這裡激烈上演﹔放下政治刀槍,經濟殖民和掃蕩又興起,日本雁行經濟模式帶動了東南亞國家的發展,卻在金融風暴面前不堪一擊。歷史賦予中國燙平彼此隔閡,以和平姿態大國卵翼東南亞區域合作繁榮。然而實現中國構想的大西南戰略注定要經歷驚濤駭浪。
在環南中國海地區中兩個樞紐國家和地區的動向至關重要:台灣和新加坡。台灣連接兩大經濟圈,位處環東海繁榮圈和環南中國海繁榮圈的關鍵樞紐位置,由於其現被大國角力撕扯,防務安全保障處於恐怖平衡中。一旦台灣納入中國安全圈中則牽引日韓轉向中國合作,逼迫日本回歸亞洲啟動東北亞一體化戰略應手,從而實現兩大經濟圈資金流,技術流和貿易流的暢通合龍外溢財富倍增效應。台灣穩定則顛覆東亞的美國主宰勢力,使得與美國背靠背的國家如日本、菲律賓等從騎牆投機轉入義無反顧的東亞一體化即亞洲國家聯盟的建設中,東方文明的創造力隨著亞洲經濟力,制度力的質變而勃發,從而轉變歷史形成的西風壓倒東風的世界格局。本地區另一關鍵角色新加坡作為馬六甲海峽的轉口港,地理位置卓絕,歷史上被美國在東南亞地區大國爭霸中選為代理人監控地區生死線,獲得極多戰略利益變身發達國家,因此對於本地區中國主導的合作新加坡天生陽奉陰違。對馬來西亞和印尼而言,新加坡中心地位不僅未發揮領頭羊作為,反而吸聚財富桎梏這些國家的發展空間,因此以泰國平衡新加坡的牽制作用捆綁其參與地區合作發展勢在必行,未來沖突斗爭最激烈的大場發生在這個華人為主的國家絲毫不奇怪。新加坡的爭奪斗爭將考驗著中國人和東南亞人的智慧,攸關地區國家前途和新亞洲聯盟的命運,中國與美國霸權的較量將在這裡碰撞出最慘烈的火花。

在中國大西南戰略中作為主角的國家分別是中國,越南,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樞紐國家和地區為新加坡和台灣,這些國家和地區的發展和繁榮富強是地緣注定的,任何扭曲這樣願景的作為都是逆勢的螳螂擋臂和不合理的大國制度安排。其中最明顯的是泛太平洋經合組織(APEC),將環南中國海的財富增長極的小平台合作擴展到整個太平洋沿岸國家合作的大平台中,引入區外的大國勢力和牽制力量分散區域合作資源和力量,將平靜的南中國繁榮之海導入到動蕩的颶風之洋。對中國而言,中國—東盟合作論壇的10+1模式和東盟引入韓日后10+3模式都是為掙脫前期美國安排的合作框架APEC的束縛。更為詭異的是在2005年的東亞峰會更將新西蘭,澳大利亞,印度和俄羅斯等國家一並拉入,在這個亞洲漩渦中攪起滔天巨浪,環南中國海國家最需要的經濟合作和防務框架始終不能順利分娩,中國的大西南戰略光明的前途總是伴隨著曲折的道路。

三、大西南戰略的國家復興
世界風雲際會,正在醞釀著以亞洲崛起為主題的深刻歷史大變局,對美好未來的憧憬和殘酷的現實激勵著區域內的國家彼此握手,共同制定關乎國運的前途設計。中國—東盟合作論壇的組織日趨完善成熟,區域經濟合作胎生的自貿區的建立指日可待,南海宣言的多邊共識暫時形成地區安全框架,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環南中國海國家集團呼之欲出。中國的聯盟加入不同與東盟內部國家間合作,十國中沒有主導國家整合地區經濟和安全,防范金融危機等國家風險,彼此制肘形同散沙,地區合作中國需要可靠的盟友啟動雙核心模式領導環南中國海合作。

越南在中國—東盟合作論壇中脫穎而出,隱然擁有了拉手中國,召集眾國的實力,中越傳統友誼的回歸使中國在環南中國海區域合作中有了默契舞伴,新加坡的三心二意無奈淪落配角與馬來西亞,印尼捆綁發展並與印尼競爭地區通道主導權獲得最大的中國利益。而泰國作為地區穩定基石整合緬泰聯系。

越南在環南中國海區域合作中關鍵的作用的回歸不僅使老撾,柬埔寨等窮國得以成為中國西南省份貿易走廊搭乘中國快車,也為雲南,四川、貴州等中國內陸省份提供最短貿易出海口。血緣相近,歷史相連的這些區域跨越國界聯系在一起,以經濟發展和社會和諧提升地區的繁榮福祉。近期在中國南寧召開的中國——東盟合作論壇就體現了這樣的合作之光。假以時日,中國—東盟合作論壇如上海合作組織一樣成長為新的地區國家集團組織,以經濟整合為主,以安全框架為基礎,各國共同繁榮的局面在中國的護翼下成型,前景令人期待!

中國大西南戰略的成功實施,意味著環中國海國家共同市場的形成,這意味著中國以和諧世界理念重構世界實踐的成功嘗試,跨越宗教障礙,撫平歷史創傷,攜手共進的區域合作局面提升中國在世界事務處理中的權威和能力歷練。經濟互補,貿易互進的格局加速珠三角地區的產業升級和經濟輻射,也帶動了四川、雲南和貴州等地的海洋貿易,泛亞鐵路的開通將中國經濟腹地與臨近經濟活躍地區連接在一起實現共同繁榮。這場以中國復興引發的地緣格局的大變動考驗著新世紀的新亞洲人!

這是我在06年國觀寫的覺得和樓主有共鳴處,輕簡評一下我以前的一些想法。謝謝

天涯论坛 国际观察 国际关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a, Politics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