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2

[轉載]南海越来越热闹

南海越来越热闹 南海的確越來越熱鬧。 其實這個熱鬧簡單地說,就是中國開始不太耐煩了。 自七八十代,越南菲律賓就基本干他們現在干的事情。那個時候沒干現在干的基本上是同能力有關,而不是意圖的改變。拿這個背景作比較,不同的就是中國 開始干七八十年代基本沒怎麼干,或偶然干一下又停下來的事情。現在干的事情許多是以前沒怎麼干過的,越南菲律賓自然很不習慣。南海油氣田招標越南很不習慣,黃岩島護漁菲律賓很不習慣,因為這些事情以前中國是沒有怎麼做過的事情。菲律賓到今天還關押著過百個中國漁民,中國如果以前就護漁,這過百個中國漁民 就不會讓菲律賓抓,黃岩島就是個例子。於是越南菲律賓就要找美國抱大腿,當然美國也樂意讓他們抱大腿,大聲嚷嚷幫越菲講話,基本上就是拍胸膛叫東盟小國們不要怕,對中國頂著上,有我在。 中國似乎看穿了美國,認為美國在南海的聲勢是虛的。 中國的招數越來越明顯,用文斗擠壓菲越,就菲越兩國,對馬來西亞和和文萊半點動作也沒,擺明的打一派拉一派,不得罪所有人。在東盟當中開始拉死黨,讓東盟會議第一次無法作出會議共同聲明。 中國用無武裝的漁政海監巡邏,以前這些船上都有武裝,現在都拆了,態度很明朗,你可以打我,我不可以打你。你可以打第一槍,第一炮。聯合國憲章當中 有自衛還擊的說法。中國如果完全沒有武裝的民事公務船和人讓人打了,中國反擊美國能有理由參戰?中國看穿了美國沒理由。所以中國越擠越凶。 成立三沙市、漁船組團在漁政船伴隨下捕魚、招標離越南海岸幾十海裡區塊鑽探油氣、在離菲律賓本土幾十海裡礁盤軍艦擱淺(有意還是無意)。這些事情看來開始干了,而且會越來越密集,中國漁政和海監在狂造巡邏船,船多了,出現在南海隻會多不會少。 現在越南和菲律賓的對策相同,都是兩個,一同中國對著干,二抱美國大腿和日本小腿。中國文斗,越菲也文斗,中國擠他們,他們也擠回來,有點像小孩斗氣。 問題是兩國加起來力量也擠不動中國,而且力量差別越來越大,最后總有人吃不消。 南海看來隻會更熱鬧。 Quote from comment of: 出處: 南海越来越热闹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 http://city.udn.com/3011/4847629#ixzz2Dett9Xx9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China,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 邊緣理論

人類的文明就是物資的爭奪,物資的爭奪就是肥沃土地的爭奪,更宏觀的來看,人類歷史就是農業民族-遊牧民族,農業文化-商貿文化的鬥爭 首先,人類的先天體質其實都差異不大,但隨著族群的遷徙和鬥爭,自然某些族群會佔據了比較肥沃的土地,搶得文明發展的先機;這是賈德戴蒙的”槍砲,鋼鐵與病菌”所提出的概念之一 強者恆強,弱者恆弱,搶得先機的民族會更快的發展,佔據更多的土地,而快速的成為早期人類文明的發源地,這就是一般我們說的五大古文明(中國,印度,埃及,美索不達米亞,希臘) 用YST在談香港時所用到的”命與運”的概念,如果說地理奪得先機的文明是”命”,那落後地區反過來侵略文明世界就是”運”,一種經濟勢能的轉換 任何國家擴張到一個程度都會達到極限,這個極限可能是地理的因素=可征服區域的耗竭,包括肥沃土地的減少或是古代科技能力的限制,沒辦法開發極端氣後的地區 而國家越龐大,相對的要維持增長率所需要的物量和開支也必須以等比級數增長,同時也可能受限於馬爾薩斯的人口陷阱或邊際效益遞減的問題;簡單的說就是任何國家都不可能無限的擴張下去 所以中國在完成統一後一直是很聰明的守成,而羅馬帝國過度擴張,最終瓦解就再也不能達成統一 接著說下去,中國在完成統一後,一直是很聰明的守成,當然這部分也是因為傳統農業文明在早期的時代並沒有辦法有效開發週邊蠻夷的土地,不像西方還遙望著埃及和肥沃月灣等多個文明中心 中國在守成的過程中,發展自然會越來越緩慢,因為統一的國家不一定需要追求毫無節制的資本增長,維穩才是第一優先 那就在中國放緩的同時,中國的弱點就會曝露在週邊敵對勢力的眼中,一方面落後國家可以靠模仿學習中國而得到後發優勢(日本,朝鮮半島,金朝),拿中國現成的而不用付出發展的成本 另外資本和科技都具有流向落後競爭地區的傾向,當中國在維穩打壓投機資本的同時,後進國家卻可以快速吸收科技和資本,然後以維穩的大國為擴張目標而快速發展起來(比如說蒙古帝國) 舉例來說,英國的工業革命的先決條件是圈地運動,資本階級把農民奴隸化,壓榨基層而快速累積資本,投入科技發展,然後在軍事擴張中得到勝利,用勝利的報酬在來緩解國內階級對立的壓力;日本軍國主義也是這個樣子 所以說從宏觀的歷史角度來看,地理條件優越的中心國家會先得到發展,而地理條件較劣的邊緣國家會以中心國家為擴張對象,延續和傳播資本與科技發展,這是一種歷史的陰陽循環 回到主題上,歐洲的地理是破碎的多中心型態,所以說從羅馬共和國開始,歐洲就是殖民商貿的文化,資源不足的小國先天具有商貿和探索和擴張的衝動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當中國強大時,與中國競爭的北方遊牧民族也會跟著強大起來,證據就是中國能夠長期防禦的匈奴和蒙古,到了歐洲就成為戰無不勝的””黃禍”” 另一方面跟東方貿易的西亞回教文明也佔據地利之便,集東西方兩大文明的精隨,成為宋朝之後世界上最強大的文明 當亞洲大陸的國家足夠強大的時候,歐洲國家就等於是被鎖在歐洲裡面,固然這段時間也有十字軍企圖把各國聯合起來,但整體來說短視近利和自私是西洋文明的天性,歐洲始終是”內鬥內行” 而當中國和回教文明處於全盛期的時候,歐洲就處於黑暗時代,這反而讓歐洲有學習中國與回教文明的強烈動機,而且當中國忙於應付北方對手而無暇於經營航海事業的時候,歐洲反而更有動機進行海上探索,於是就有了地理大發現 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1499年新大陸被命名為america,地理大發現為隨後的工業革命奠定了條件,掀起歐美文明五百年強盛的時代 總結來說,歐洲文明傳統上是小國文明,殖民擴張文明,歐洲國家各各誰也不服,不可能團結起來;歐洲國家就特性來說是屬於””邊緣文明”” 小國在生產力上是不可能贏過體系完整的大國經濟的,只有靠殖民體系才有可能得到足夠的資源和市場發展 一但中國復甦起來,中國的影響力不可避免的也會惠及亞洲大陸的其他國家,而一但歐美的經濟殖民體系最終被中國給摧毀,對於能夠自給自足的美國來說頂多是退回北美,對歐洲來說卻是毀滅性的,歐洲會變成白色非洲,文明倒退回黑暗時代 美國或許是中國的競爭對手,但歐洲才跟中國具有文明的互斥性 大國必須以維穩優先,無限制的追求資本和科技發展和軍事擴張最終會導致階級的矛盾對立,所以中國的生產力(人均GDP)在北宋達到最高峰,在明朝草根階級起義後,就不斷以維穩為訴求緩慢發展 小國以擴張為命脈,大國衰退就是小國資本和軍事擴張的絕佳時機;但小國在擴張到極限後同樣會面臨維穩和擴張極限的問題,而大國就會重新復甦; 大國的復甦就是小國殖民版圖的衰退 歐洲在二戰後,基本上是讓美國繼承了歐洲大部分的殖民版圖,而自己在馬歇爾計畫和北約的保護傘內得到發展; 一但美國退出歐亞大陸的時候,就意味著歐洲會喪失所有殖民經濟基礎,並且必須將更多預算投入到軍費當中,重新開始以鄰為壑 歐美就是現代版的羅馬帝國,歐洲的和平只有建立在擴張殖民的基礎上,一但基礎喪失,歐洲只會回到內鬥內行的時代.英國與德國在經濟上矛盾大於共識,德國是很積極的在搶奪英法的版圖,產業上更是針鋒相對,而當時的美國則是在隔山觀虎鬥 但今天中國跟美國的經濟是互補大於矛盾,中國現階段的產業結構可以彌補美國經濟不足的部分,侵略美國經濟的版圖為時尚早,但美國跟日韓與歐洲的產業重疊性更高,彼此矛盾更大 今天歐洲與美國的關系才像是英國與德國的關系,而中國確實在某些領域上開始進犯到美國的勢力範圍,但也不能簡單的比喻作英德矛盾 今天全球勢力的交互作用比二戰前的歐洲更為複雜,不要以簡單的好戰心態去看待此消彼漲;中國不應該跟美歐全面衝突,只要讓美歐持續內耗,中國就有時間累積實力,掏空美歐的基礎 就算美歐慫恿週邊國家騷擾中國,我也覺得不是那麼嚴重,只要不侵犯到中國的底線,往好的一方面來看這也是一種學習國際鬥爭和發展軍備的機會 也不是說樂觀主義或是找藉口粉飾太平什麼的;我只是不欣賞那種凡事都要鬥個你死我活,不是全勝就是全敗的極端思維,西方人的缺點就是太聰明了,所以短視近利,一點虧都不肯吃,一點利都不肯讓,沒辦法從整體和長遠的角度來考量 如果中國也是寸土必爭,分毫不讓,小鼻子小眼睛,那我認為中國是沒有機會崛起,也沒有機會成為延續四千年的古文明大國;中國應該有泱泱大國和王道的風範,固然我們也要警戒週邊國家的侵略意圖和小人之心,但也要體諒小國的不安全感 文明的鬥爭跟自然的鬥爭很像,人類不斷演化的同時,病菌也同樣的加速演化,企圖消滅所有病菌和威脅是違反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中國人很早就明白了,沒有必要去作征服世界什麼的,也不可能完全消滅外患,中國與週邊國家的關系其實是”鬥爭共存” 中國只要能夠維持平穩的國際環境就夠了,對於平穩的國際環境會不安的反而是講究擴張文明的歐美西方文化 Quoted from: �X�B: 关注G20如何对应德国崛起(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hina, Economics, Politics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